one ok rock是什麽

20150625225030_BnEWH

主唱taka。樂隊的主要詞曲負責,有著聽過一遍就難以忽視的漂亮嗓音,taka的嗓子是天生就應該唱歌的,現場表現力極佳,偏偏這孩子還執著有拼勁,硬生生學好了這麽一口漂亮的英語口語,從而使作品更加完整了。其實真愛粉都應該知道,taka的確可以很rock,但是他其實更擅長溫柔,他快歌和慢歌都駕馭得可圈可點,但是可能是我主觀認為吧,taka本體是更偏鄉村或流行的,這就預示他們的轉型是必然的,他們一開始的作品是他們當時狀態的寫照,現在的作品,是他們正在探索自己的未來後思考得出的産物,其實都是oor。這是個還在不停成長的樂隊,taka也是不斷在吸收在成長,從近期作品來看,我覺得他是在唱自己想唱的東西,在寫自己想寫的東西,他是不會對自己說謊的。

 

吉他手&leader toru。號稱長得帥的人裏最會彈吉他的會彈吉他的人裏長得最帥的。好多人吐槽他的吉他水平,其實我也吐槽過…但是!一個人撐起主音和節奏吉他的toru一直在進步是真的,而且我很喜歡他寫的分解和弦,從現場來看,亨哥的體力是個謎啊(這四個人體力都是謎),轉成這樣還能彈solo不手抖也是神了。toru作為吉他手技術算不得出挑,可是基礎功絕對沒得說,作為隊長,他絕對是稱職的,帶領oor一步步走到了今天就是最好的證明(感謝當初像個跟蹤狂一樣追著taka把他騙過來當主唱的隊長大人( ´ ▽ ` )ノ),oor的所有作品裏詞曲作品不算多,但是可以聽出他可能是個心裏有座迷宮的人吧。

鼓手tomoya。哎喲我的天終于說到小天使了(比心)。曾有看過一個評價:tomoya的技術是即使放到國外也依舊會讓人驚豔的。嗯,因為我不擅長架子鼓,只能較主觀的說一點自己的看法。番茄君不是力量型,貌似在以手速號稱的衆多鼓手裏看來也算不上是速度型,不過如果說taka天生就是唱歌的,那麽tomoya生來就是懂節奏的。他對節奏的理解力是我最佩服的地方,雖然是科班出身,可是卻沒有一般科班的人給我的學院感,他的鼓點有靈氣,特別有意思,又能融合在oor的作品裏,這才是重要的,經典的作品《完全感覺dreamer》這首的鼓點被很多人承認,也是被cover架子鼓最多的作品之一,安利之。貝斯手ryota。我實在不會彈貝斯,無法稍微專業地評價了,涼拖的技術也是被噴過,但是我就覺得能跟上tomo的鼓點的貝斯手能差到哪兒去=_=不過並沒有印象很深的涼拖的bassline,而且貝斯在大多數樂隊裏是重要的但是又不是決定性的存在,所以那就推一首他和番茄醬的作品《deeper deeper》大家自行體會吧~四個人的oor。他們從十幾歲的愣頭青走到現在,每一步都體現在他們的作品裏,在意的話不用我多說自己去聽去體會就懂了,作為新時代的樂隊,他們四個的精神讓我很欣賞,四個男生不斷磨合不斷探索相互包容,然後呈現出這麽多作品,一場比一場更有感染力的live,不知不覺十年就這麽過去了,但是他們臉上的笑還是坦蕩蕩的,你說你要脫粉那就靜靜地脫別吵不好看,我喜歡的是能讓我看見成長的人,我期待每個階段的oor,他們的成功也好,後悔也好,我都不想錯過,就是這樣。

 

搖滾青年會爭論是否算搖滾樂,樂手會對編曲等指指點點,音樂人會認為歌只有好聽和不好聽,所謂境界越深越無所謂是對的,管它是什麽風格,好聽就得,我們把搖滾樂獨立開來的思想就是因為搖滾樂比當今的國內流行樂(僅僅國內)更加真實,有營養,如果一種音樂它已經讓你忘掉了這些東西而真心去喜歡,那就無所謂了,

one ok rock

20150625225030_BnEWH

one ok rock是什麽

timg

最火熱的日本樂隊

timg (4)

One OK Rock我跟你說個秘密

ONE OK ROCK演唱會

OOR巡演不忘初衷 否認與Rola拍拖

ONE OK ROCK演唱會

ONE OK ROCK式搖滾 開騷勁High

ONE OK ROCK演唱會

ONE OK ROCK的台灣情結

更"one ok rock"的消息

精選演唱會消息

*/ /* if(/MSIE \d|Trident.*rv:/.test(navigator.userAgent)){ var script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script.type="text/javascript"; script.src="https://cdn.jsdelivr.net/g/[email protected]";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head')[0].appendChild(script); var script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script.type="text/javascript"; script.src="https://cdn.jsdelivr.net/gh/namiltd/bootstrap-ie/js/bootstrap-ie8.js";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head')[0].appendChild(script); var script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script.type="text/javascript"; script.src="https://cdn.jsdelivr.net/gh/namiltd/bootstrap-ie/js/bootstrap-ie9.js";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head')[0].appendChild(script); // document.write(' */ /*if(/MSIE \d|Trident.*rv:/.test(navigator.userAgent)){ var script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script.type="text/javascript"; script.src="https://code.jquery.com/jquery-3.3.1.slim.min.js";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head')[0].appendChild(script); var script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script.type="text/javascript"; script.src="https://cdnjs.cloudflare.com/ajax/libs/popper.js/1.14.7/umd/popper.min.js";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head')[0].appendChild(script); // 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