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g Jianyi personal evaluation

熱點消息

雛鳳是幸運的壹代人,同樣也有著她們的無奈。幸運的自然是有了任白這樣技藝精湛的師傅,除了對她們無微不至地關懷照顧,將平生所長傾囊而授之外,在事業發展過程中更是盡心盡力地栽培提攜,造就了雛鳳今時今日的影響力和地位。然而最無奈的是,她們只能壹輩子生活在師傅的影子裏,出不得那道門,更越不過那道坎。
任白兩位愛徒龍劍笙(阿刨)與梅雪詩,觀眾們似乎永遠習慣於把雛鳳看成任白的替身,不自覺地在她們的身上尋找那已不復重來的風采與神韻。--就如《再世紅梅記》中裴禹直言:正所謂鏡花不可攀,我退而求其次。對慧娘的愛才,換在了昭容身上,便只能成了借材。這樣的話語,被慧娘聽了,自然要添羞態杏臉難擡;可若被那昭容知道,又該是怎樣的自傷自憐?
以雛鳳對師傅們的尊敬和感戴,自傷自憐的心態估計是不會也不敢有的。只不過曲終人散之後,難免也有些心灰意冷。想當年龍劍笙未到藝術巔峰之期便毅然決然離開,10余年來定居加拿大,極少再接觸任何與粵劇有關的人與事,蕭索之情不言而喻。
其實她們真的是很不錯的演員。尤其龍劍笙,看她少年時代演出的電影《帝女花》和《紫釵記》,就是那麽壹個漂亮神氣而又至情至義的少年郎君,即使唱功和作手中青澀未退,然而明亮而靈活的雙眸,清亮而高亢的嗓音,足以令人觀之難忘。

尤記得帝女花中“庵遇”壹折的種種情景,白雪皚皚,天地茫茫,亂世變遷,國破家亡,只餘壹對癡情小兒女,幾經離合之後猶不自覺地對紅塵情愛抱著壹絲絲僅存的期待和憧景。那麽細致而悲傷的心境,當年任白演來自然駕輕就熟,而換在龍梅身上,也有壹份動人心處的清新。
任白的戲寳最是公認的纏綿淒婉,感人肺腑。但要真正成就壹代名家,單憑舊作重演卻是遠遠不夠的。只是唐滌生去後,還有誰能為龍梅度身定做幾出經典的好戲?日復壹日,年復壹年,在師傅們的作品中學習重溫,時間長了,也就消磨了最初的意氣風揚。

熱點消息

Mnet Asian Music Awards

2018 MAMA

名伶龍劍笙

劉德華愛護女兒

劉德華最好聽的一首歌

認識許廷鏗

更"熱點消息"的消息

精選演唱會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