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 Dylan在意識形態爭鬥最激烈的時候突然抽身而出,因為他不想做任何人的代言人,他看到了大洋彼岸“披頭士”引發的狂潮,而他知道那是未來。於是他迅速進行了另壹番改頭換面――他從民謠陣線的旗幟歌手變成了壹個搖滾明星。皺巴巴的牛仔褲和工裝服被Carnaby街出品的時髦西裝、不分晝夜架在鼻梁上的太陽鏡和“披頭士”式的尖頭皮鞋代替。他甚至越來越多地以超現實的方式調侃記者。如在電視訪談節目中談及準備制作的新電影時,他回答說那將是壹部牛仔恐怖片,當問及是否在片中扮演牛仔時,他回答說:“不,我扮演我媽媽。”(No,I play my Mother。)
這種出格的叛離行為讓Dylan在1965年的New Port音樂節上遭受了公眾最嚴厲的敵對情緒。事發前5天,他的搖滾傳世名曲《Like A Rolling Stone》剛橫空出世,而他已接到邀請領銜出演New Port這個壹年壹度的民謠盛會。在演出前壹天,Dylan突然擅自決定挑戰音樂節的慣例――他要帶壹支完全電聲化的樂隊上場。第二日當他們出現在舞臺上時,臺下的觀眾呈現出兩級分化的反應。後臺亂作壹團:老的左派抗議歌手認為Dylan演的是流行樂,不是民謠。 Dylan尊崇的民謠領袖Pete Seeger憤怒得差點要用斧頭把擴音器的電纜斬斷。Dylan和樂隊只演了3首歌就在噓聲中匆忙下臺。
第壹次攜樂隊登場便遭如此沖擊,但Bob Dylan並沒退縮,他在之後的演出中堅持采用原聲和搖滾的上下半場形式,雖然搖滾半場總是遭到鼓噪起哄。Dylan的轉變和頑固在壹段時期被很多人曲解,歌迷指責他“為了商業利益出賣自己”。但他認為:“只要能繼續做我喜歡做的事,我不在乎被標簽,或者媒體怎麽看,因為我每天晚上都在面對人們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