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bang演唱会门票炒到过万:天价票谁在买单?

文章日期:2016-06-24
Bigbang天津演唱会,“水滴”体育场外人满为患。
今夏,津城演艺市场异常火爆!5月28日,歌手陈奕迅来津举办个人演唱会,奥体中心“水滴”体育场成为歌迷欢乐的海洋;6月5日,韩国人气偶像团体Bigbang来津,为初夏的津城点燃动感激情。而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月光女神”莎拉·布莱曼、现代舞蹈家金星、相声界“新晋大咖”岳云鹏、摇滚组合逃跑计划等一众明星都将依次登陆天津,活跃津城百姓文化生活。与观众高涨的情绪相像的是扶摇直上的票价,平价票一票难求,位置绝佳的门票被炒至万元一张,是什么让演唱会的门票如此火爆?又是什么让票价过万元呢?以学生族为主体的粉丝们,该不该对这样的票价说不? Bigbang门票炒到过万 陈奕迅刚离开天津,Bigbang就到,流行音乐发烧友这下可享福了。获知偶像们即将来到自己的城市,歌迷晓田坐不住了,她决定要亲临“水滴”,近距离感受偶像们的风采。“Bigbang去年就说要来天津,但临近开场却宣布取消,真是太遗憾了。”晓田说,“这份遗憾今年得到了弥补,听说他们的巡回演唱会中有天津站演出,我就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 等待售票的这段时间,晓田特别焦躁,因为她深知,像Bigbang这样的人气组合,演唱会的门票会在瞬间被“秒杀”一空。“手快有,手慢无,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啊!”她说。微信群里聚集着大批像她一样的忠实粉丝,互相交流着“可靠情报”。“听说安保手续还没办妥,所以至今未开票。会不会像武汉站一样,临近开场却宣布取消呢?”群里冒出这样一句话,让所有期盼的心情提到了嗓子眼。盼啊盼,终于网站上公布了消息,5月27日17:00正式售票,晓田跃跃欲试。果然如她所说,“秒杀”情节再次上演,“我朋友17:25已经刷不到票了,所有票瞬间售空。据说Bigbang上海演唱会门票几分钟被抢光,看来天津的情况只快不慢”。 晓田无疑是幸运者,虽然直至开场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座席位置,但至少是通过票务官网买到的平价票,而那些没抢到票的粉丝就需要从“黄牛”手中购买高价票了。一位中年人通过本报“问津”客户端平台抱怨说:“我孩子花了2000多块钱买了张演唱会门票,这价格是不是贵得离谱啊?”记者留意观察到:随着演出日期的临近,票价也是水涨船高,标价1280元一张的内场票,被炒到了9500元,而号称第一排中间位置的票价更被炒到万元以上,接近平价票的10倍。一位自称是Bigbang铁杆粉丝的年轻人告诉记者,他花了8200元购得内场前排票,而且明确表示是直接从“黄牛”处订购的。他向记者介绍说:“Bigbang演唱会的票从来都是稀缺品。”很多热情的粉丝都是跟随偶像巡演的,他们已约定继续前往南宁、哈尔滨等地跟随偶像们的脚步,甚至在国外举办的演唱会也会去看。当然,此次在津看演出的并不完全是本地歌迷,全国各地的粉丝都有,与庞大的粉丝数量相比,“水滴”体育场能够提供的座位数显然是有限的。 是什么促使Bigbang演唱会的门票遭热炒,记者向多位粉丝了解,可以归结为以下几点:第一,Bigbang人气高,这支成立于2006年的韩国偶像团体凭借自身实力脱颖而出,而他们的风格恰恰迎合了当下年轻人活力张扬的个性;第二,团队中的5位成员每一位都有大批拥趸,凝聚在一起便产生了“合巨变”的效果;第三,恰逢该团体成立10年,有传闻说团队中的5人即将到服兵役时间,再次合体登台将在7年以后,十足的噱头也让他们每一次演出格外吸睛;第四,不排除高票价是黄牛党联合粉丝炒作出的结果,毕竟在当今演出市场能够喊出万元一张票的也没谁了。 买门票比挂专家号还难 演唱会刚落幕,粉丝们兴奋之余也提出一些质疑,为嘛演唱会门票比挂专家号还难?“‘水滴’观众座席60000个,再加上内场座位,怎可能瞬间就被抢购一空呢?门票真的全部拿出来卖了吗?”站在“水滴”门外,一些歌迷向记者抱怨售票信息不够透明。 记者在此次演唱会的官方售票网站看到,购票者需要提前登记、预订,但歌迷最关心的信息却只字不提,无论是售票总量、实际销量、购买座次、更改退还等都存在着不公开和不透明。歌迷们最关注的座位布局、座位数量这两个关键问题难以做到开诚布公,“非常抱歉,无座位信息,具体座位详情请以演出现场为准。”这句话成了客服人员回答提问的标准答案。门票发售量、余量同样做不到公开,有歌迷就质疑:“现在连火车票都能查余量,为何演唱会无法显示?”歌迷只能按票价选择区域,而具体到每个区域的实际销售数据根本不会公开,票务信息存在严重不透明令网站说啥是啥。在购票环节中,票务方以开票时间临近演出为由,不支持选座、不支持配送,一切都会按照付款的先后顺序配票,并且在注意事项中写明:不支持任何更改及退换。这也就意味着观众花了钱,买到的只是一个入场资格,具体坐在哪里只有进场后才知道。 记者通过演艺公司业内人士了解到:提前登记、预订可以让主办方预判演唱会的热度,以便制定本地门票价格。类似Bigbang这样的超豪华阵容根本不愁卖票,哪怕演出开始了,依旧可以持续售票。“毫不夸张地说,只要演唱会没散场,这张票就是保值、增值的。”这句话记者在现场采访中深有体会,演唱会开始半小时后,门票价格依然坚挺着,“黄牛”手中1280元的门票依旧能卖到800元。具体到票务工作,通常由多家平台同时代理,余票信息很难及时统计,所以一般每个平台都只有一部分票。“除了拿出来卖的,一般都会存一部分预留票,预留票有多少张恐怕只有主办方内部知道,所以很难说一场演出有多少票是真正通过公开渠道卖出去的。”内部人士如是说。 售票网站无法保护消费者的知情权,恰恰给了黄牛党可乘之机。虽然官方门票销售一空,但在微信朋友圈中却有大量余票,并且全部加价销售。记者通过微信联系上一位自称在北京的“黄牛”,透过他的朋友圈记者看到,一线明星近期的见面会、演唱会的门票都可以搞到。“韩国演员宋仲基广州见面会内场1区批发价2400元;深圳站1排3800元;北京站1排10座以内有余票,价高,非诚勿扰。Bigbang佛山站内场前10排4000元至6000元,未交预付款的每张加价200元。”记者与其交流后,对方保证门票支持扫码验票,并且承诺“假一赔十”,他同时表示:“我们都是从主办方内部直接拿票。”在谈到是否还有议价空间时,对方说:“我们拿票就很贵,顶多不加收你那200元了。” 进一步调查后记者发现,如今从事演唱会门票倒卖的黄牛党也在改变着经营思路。过去收票、抢票,然后加价贩卖的模式已落伍,他们会主动与主办方商谈“切票”,遇到特别豪华的演出甚至不惜加价。主办方将票提前“切走”可以降低风险,而黄牛党从中赚取利润,这就是为什么官方票瞬间售罄,而黄牛党手中大量有票的原因。记者深入了解到,网络上大部分黄牛党只是“小弟级”代理,他们只负责接订单并从中赚取中介费。 天津慎德律师事务所主任张晶晶表示:我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保护消费者知悉真实情况权、自主选择权、公平交易权等相关权利,显然主办方和票务网站在若干方面存在该披露而未披露的信息,对消费者的权益造成了侵害。未能及时公开相关信息,也客观限制了部分歌迷或消费者无法从正规渠道以正常价格购票,主办方有哄抬物价之嫌。商家以规避商业风险为由“切票”本无可厚非,航空公司与旅行社通常都会展开类似合作,但票价是封顶的,不可能因为“切票”而造成票价失控,相反演唱会门票却失去了最高限价这一环,干扰了市场正常交易秩序,损害了消费者的权益。 做个理智的粉丝可好? 站在“水滴”体育场前广场,记者看到的大多是“90后”“00后”青涩的面庞,且女生多于男生,她们为了迎接自己的偶像,不仅化了妆、穿上了漂亮的衣服,还人手一只皇冠灯,头顶皇冠发卡,穿戴整齐的歌迷们是在赴一场盛会,演唱会现场偶像的一句中文问候:“天津的粉丝们,我爱你们!”让现场气氛达到了顶点。一位走出演唱会现场的歌迷说:“作为学生族,我也觉得花980元看演唱会有点儿贵,但当身临其境感受那种嗨翻全场的氛围时,我觉得一切都值。”对于非歌迷而言,很难理解这份热情,甚至觉得用几千元换来2小时狂欢并不值得。 一场演唱会落幕,激动的心情平息之后,需要冷静地思考,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演出票价?道略音乐研究数据显示,中国内地看一场演唱会的门票价格占到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17.24%,而这一数字在美国是1.81%、在日本是3.11%、在英国是2.87%。在国内,一场演唱会的平均价格大约600元人民币,对于以年轻工薪族、学生族为主的粉丝群体来说,票价明显占用了生活经费的一大部分,甚至需要动用积蓄。 即使你是狂热的歌迷,也需要清醒地认识到:演唱会票价直接和歌手的演艺事业相关,票价的高低被视为歌手实力和人气的象征,所谓虚高由此产生。而票务环节的种种漏洞,又助推了票价继续走高。预售环节的“一票难求”,促使歌迷见票就买,而你有没有发现,最低价和最高价的门票往往在黄牛党手中。一场演唱会背后有太多你看不到的问题,票务、主办方、“黄牛”、合作方、歌迷等纠缠在一起,就像盘根错节疯长的荆棘之林。除了一张贵得离谱的门票,应援物也成了看演出的标配。演出当天,售卖应援物的摊位在宾水西道、凌宾路沿街排开,多达百余个点位,60元一只的皇冠灯是最畅销的商品,一幅幅灯牌,一张张海报,一个个挂签……成本极低,售价奇高,但粉丝们依旧硬着头皮去买,似乎没有应援物在身,就缺少了安全感。 娱乐圈贩卖的就是梦想,年轻人以偶像为榜样,去追求理想并非坏事,不出格、不出位的追星,作为一种大众流行文化,值得鼓励。但追星需要理性、切忌盲从,需要衡量昂贵的经济和精力成本。 夜幕降临,一个女孩坐在“水滴”广场边,听着场内偶像的歌声,她在聆听偶像的每一首歌,不愿离开。她要等到其他观众一起回家,她说:“作为学生,我没有这么多钱来看演唱会,但我要在这里等,在这里听。我的偶像来了,我也来过了。”
Bigbang演唱会门票炒到过万:天价票谁在买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