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年自殺式生活

文章日期:2018-02-16
說起“棟笃笑”,作為始祖,從1990年至今他做了近30年棟笃笑,從開始在300人的場館到後來幾萬人的紅磡體育館,從香港開到廣州、溫哥華、多倫多、馬來西亞、紐約、三藩市、洛杉矶,幾乎有華人的地方就有他的粉絲。前兩年的《唔癡線唔正常》場場爆滿一票難求。 如此受歡迎,不是沒有原因的。 我們之所以愛看黃子華的棟笃笑,除了他的語言和肢體表達幽默爆笑,更因為這些笑點背後,是黃子華探討的社會、人際關系、人間百態、甚至分享他在娛樂圈心酸經曆,每每都讓人有共鳴,發人心省。 比如他借一個香港人早餐常出現的餐蛋面討論人們無論做什麽都拍照發社交網絡的行為: 他借在二手車書看到賣300萬的二手車和私人飛機延伸討論貧富懸殊的話題: 他把昔日當龍套時遭遇的種種被辱罵、屈屈不得志辛酸經曆變成段子讓觀衆哄堂大笑: 要做一場讓人在2小時裏持續爆笑拍爛手掌的棟笃笑,背後付出的努力一點都不輕松。 為創作棟笃笑的劇本,他需要花一兩年時間準備,字斟句酌,對每個環節都追求嚴謹的邏輯,同時不忘保證讓人發笑。他說:“因為我對自己的要求是,說詞必須把我自己先逗笑,我才收貨"。 很多人都以為,這個在電視、電影、棟笃笑裏極盡搞笑之事的黃子華是諧星體質,事實上,畢業于加拿大阿爾伯特大學哲學系的他,日常不但不愛開玩笑,還是一位愛把尼采挂嘴,觀察人生百態,思想有深度的人。 這也和他早年事業的坎坷經曆有關。 大學畢業後人生理想是當一位偉大的演員的黃子華,當年想參加無線藝員訓練班,偏遇到訓練班取消,只好加入編劇訓練班,打算從編劇轉演員,發現機會甚微,他跑去香港話劇團,演一些小角色,接著跑去電台當助理導演,發現工作就是日複一日的複印操作,辛酸得在複印機前哭出來。
27年自殺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