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per Moment傳揚音樂夢

C AllStarSupper Moment,前者是組合,出道四年已踏足紅館開演唱會;後者是樂隊,成軍十載,今年初橫掃叱咤三大獎項。他們看似並沒交集,難得擁有同壹夢想。“我們雖形式不壹樣,但心態、大方向相似,都想把香港音樂帶到更遠的地方。”Supper Moment主音Sunny這樣說,其他七人或點點頭,或沈默以示認同。
八子早前首次以“饑饉之星”身份,遠赴埃塞俄比亞作探訪,Sunny說:“其實大家都認識了五、六年,我們是同壹年出碟的,當時並不認識,後來有前輩撮合,合作過壹些音樂會。”C AllStar的釗峰接著說:“記得第壹次合作是壹個有關核輻射的慈善環保音樂會。”之後大家開始熟絡,間中相約吃飯,交流做音樂的心得。
雖是舊相識,但這次探訪也給了他們很多第壹次,譬如壹起搭飛機、壹起出國,還有壹起作歌。“我們壹起創作了歌曲《孩子的天空》,始作俑者是阿達,經過三、四日探訪,想通過壹首歌紀錄大家的感受,然後有壹晚,八個人坐在酒店房想歌詞,其中創作‘把心向天高’這壹句時,釗峰閉著眼舉起雙手,歌詞正好表達了他那個動作。”Sunny說道。兩隊人是否試過意見相左?他毫不猶豫地回答:“沒有,完全沒有。”
八子默契十足,就連談到探訪感想,釗峰與Supper Moment鼓手阿達也異口同聲地說:“不要比較,簡單最快樂。”阿達補充說:“我們不快樂,往往因為與別人比較。到了當地,妳覺得那裏的人很慘,所以香港也不算太糟糕,這已是壹種比較。我們沒必要為了安慰自己,就跟壹些比自己慘的人比,反而應該看到,那裏的人無時無刻都存有希望,而有希望,就會有將來。”說得擲地有聲。

李知恩IU壹個看著就讓人很美好的人

最早認識IU是通過《Dream High》裏醜小鴨變天鵝的金必淑,那時的她元氣滿滿,滿臉的膠原蛋白任誰看了都想高呼可愛。綜藝中的她率性耿直,不掩飾自己的野心,有拼勁兒、有活力,無論做歌手、MC還是演員都能投入十足的熱情,古靈精怪又天真爛漫的模樣很是惹人喜愛。
如果說15年以前的IU給我留下的印象是可愛、明朗的少女,那麽《制作人》之後,我從她身上感受到的更多是沈靜和溫柔。Cindy這個角色就像是她本人的壹個寫照,少女成名,而後便壹直生活在公眾的視線中,擁有高人氣的同時也要耐得住孤獨,經得起質疑。IU對這個角色的詮釋是到位的,幾場重要的內心戲爆發力和感染力都很強。
17年是經歷過起伏沈澱之後的IU完美回歸的壹年。《Palette》和《花書簽2》成績喜人,《孝利家民宿》人氣高漲,她以傲人的姿態橫掃各大獎項,卻不會讓人覺得鋒芒畢露,愈發平和穩重的性格和大氣得體的公眾形象讓我對IU更添了幾分欣賞,幾分敬佩。
作為歌手的IU實力自然是毋庸置疑的,而作為演員的IU也著實令人驚喜。《我的大叔》裏背負著沈重過去的李至安不同於IU以往的角色,她孤僻、冷漠又狡黠,總是壹副與周遭格格不入的冰冷模樣,讓人不自覺地想要探究她內心深處的想法,這樣壹個復雜又特別的角色在IU的演繹下反而別具說服力,令人動容。今年二十五歲的IU儼然已經是同齡段女藝人中最耀眼的存在,她對自己的事業有明確的目標,也足夠努力,相信她會成為越來越優秀的人,在未來的演繹生涯中更加閃耀奪目。

憑什麽IU李知恩能做到

要問時下大火的明星有誰?那麽男團NINE PERCENT和女團火箭少女絕對是少不了的。每個偶像團體裏面,每位藝人承擔的part都是各不相同的,畢竟每個藝人所擅長的部分都是不壹樣的,但是合作起來,反而能使這個團體綻放出更加耀眼的光彩。
但是,妳聽說過壹人式女團嗎?對,沒錯,就是壹個人單打獨鬥也能拼出壹個女團的知名度,打造出不輸於女團的國民度。而這個壹人式女團就是IU李智恩了。能在對於藝人要求相當苛刻的韓國,憑什麽IU李智恩就能夠得到這樣高的評價呢?
其實,這個年僅二十幾歲的小女孩並不簡單,看起來瘦瘦小小的身軀裏,蘊含著無限的能量。作為壹名創作型歌手,性別其實給IU帶來了相當大的阻礙。因為當下的韓國音樂界裏,創作型的歌手大多還是男性,唱作人這個圈子對於女孩子的接受度其實是很低的。
再加上在雷鬼和HIP-POP流行的時段,對於IU所創作出來的安靜型抒情歌曲,廣大聽眾的理解度還是很低的。
不過,IU還是憑借著穩穩的音高和花式炫技的三段高音,吸引了壹批粉絲。可正是在逐漸上升的時期,IU因為壹首《ZeZeZe》被許多韓國網民激烈抨擊。這首IU的原創歌曲被網友大肆歪曲,許多人要求IU在即將到來的巡回演唱會上去掉這首歌,可是IU還是力排眾議,堅持將這首新歌放在了自己的曲目表中,而這恰恰與IU李知恩在觀眾們心中“國民妹妹”的乖巧印象完全不同。於是乎,全網黑說來就來了。

張學友相愛就是這樣

80年代的張學友其實還是個初出茅廬的新人,名氣並不大。相反,羅美薇那時名氣不小,還是梅艷芳的幹妹妹。
1985年,《癡心的我》女主角本來是李麗珍,後來換成了羅美薇。而這部電影的男主角恰好是張學友。
有壹天,公司要給男女主角拍造型照,看看效果如何。導演喊:“張學友、羅美薇,站在壹塊,讓我看看妳們是否登對。”於是,張學友和羅美薇馬上走出來站在壹起。導演又叫:“妳們互相望壹眼。”二人擡頭對望,兩個人立刻滿臉通紅,接著馬上低頭,轉身分開。”
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觸電。二人擦出了愛情的火花,後來二人就在壹起了。1985年張學友發行個人首張專輯《Smile》售賣超過20萬張銷量,在當時新人銷量這麽多的只有他壹人,之後又推出第二張專輯也獲得大賣。
然而到發行第三張的時候,銷量大幅下滑,也許是之前太順的緣故,張學友承受不住壓力,開始每天酗酒,亂發脾氣,亂砸東西,回到家還經常與羅美薇吵架。
有嚴重潔癖的羅美薇會幫他清理嘔吐物,細心地照料不省人事的他,雖然會心痛,會哭,但從未想過放棄他。這也許就是他重新追求羅美薇的原因之壹吧,在他最潦倒的時候,羅美薇還是不離不棄,壹切都是他自己的原因。
對於張學友的重新追求,羅美薇並沒有馬上答應。因為她希望張學友能真正重新振作起來!她希望學友能真正變得更好!
據說,後來羅美薇讓朋友帶話給張學友:只要張學友能戒掉酒她就回到他身邊,聽到女友的心聲後張學友努力控制自己終於戒掉了酗酒的惡習。

張學友上榜兩次

吻別》是香港歌神張學友的第五張專輯,發行於1993年3月5日,共收錄10首歌曲,專輯制作人由殷文琦擔任。1993年,《吻別》獲得“臺灣金曲獎最佳年度歌曲”。 同年,該專輯獲得叱咤全球華語唱片銷量冠軍,第五屆臺灣金曲獎龍虎榜年度銷售第壹名,新加坡醉心金曲獎最受歡迎大碟等獎項。2004年國際知名流行樂團邁克學搖滾(簡稱MKLR)的翻唱該曲並收錄於專輯《Take Me to Your Heart》,從而使該曲風靡全球。
唱片以張學友的粵語老歌為主,更加符合歌迷的口味。無論選歌還是張學友的演唱,整張唱片的格調溫暖,充滿著綿綿情意。《妳給我的愛最多》簡單,《戀愛的人都壹樣》慵懶,《擁抱陽光》溫情。其中《每天愛妳多壹些》原曲緣自桑田佳佑的—真夏的果實。專輯中,《吻別》是張學友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壹,歌詞將失戀者那種緣盡而情未了的不舍與糾葛表現得淋漓盡致。這首歌的感染性強,吟唱者與聽眾會隨著歌曲與詞的演唱,壹步步掉進“陷阱”,對那個隱藏在歌中的失戀者寄予壹種特別的同情。
這首歌曲每聽壹次都會有不同的感受,所以它深受聽眾的歡迎。這首歌曲旋律淒美,張學友演繹得格外動容,將壹種難舍的情懷表現得惟妙惟肖 。 張學友演唱時迷人渾厚的聲線以及極富感染性的表現力都為這首歌曲增色不少。這首膾炙人口的經典歌曲已成為壹個時代的烙印,承載了很多人的回憶和感動 。在上世紀80、90年代唱片業正輝煌之時,曾經誕生過壹首可以說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唱片,它就是屬於“歌神”的《吻別》,這張唱片截止現在,銷量在全世界達到了驚人的2500萬多張,僅次於已故的“世界流行之王”邁克爾·傑克遜,為華語樂壇立下汗馬功勞!

TWINS2018香港演唱會

2001年,兩個笑靨如花、蹦蹦跳跳、打著側手翻、唱著《明愛暗戀補習社》的女孩以“Twins”為名出現在公眾的視線,給當時青黃不接的香港樂壇註入了滿滿的元氣。她們一出道便人氣爆棚,青春可愛的少女形象讓她們大紅大紫,被媒體評為“香港殿堂級女子組合”。明天,Twins的演唱會將在成都開唱,無數小夥伴將奔赴這場十六年之約。在青春的紀念冊之中,你一定也有一首屬於她們的歌。

記得上小學時,同學之間永遠都會討論:你更喜歡阿嬌還是阿Sa?若是聽到和自己喜歡同一個,就會特別激動,感覺找到了親人。還常常會為了阿嬌漂亮還是阿Sa漂亮這個問題爭得面紅耳赤。

那個時候,我的房間裏到處都張貼著Twins的海報,課桌和書本上也全是她們的貼紙,最大的心願就是去香港紅磡看一場Twins的演唱會。《下一站天後》《死性不改》《風箏與風》《女校男生》……這些經典歌曲每天都會循環好多遍,總是一邊放CD,一邊跟著她們唱,還專門去買了個漂亮的本子一句一句地抄寫歌詞。

香港女子團體Twins

誰都不可否認在香港娛樂圈對大陸影響最大的時候,TWINS以香港女子團體的代表轟炸了整個21世紀初的青春。

臺有S.H.E,港有TWINS組合,尤其是在粵語地區,TWINS當年的火爆程度可以用“萬人空巷”來形容。

2000年共同簽約英皇娛樂有限公司。從此開啟了香港女子組合的偶像神話。

2001年5月18日正式出道,發行同名EP《Twins》,憑借歌曲《明愛暗戀補學社》成名;同年12月獲得”新城勁爆頒獎禮2001“之新城勁爆新人王獎。 2003年發行專輯《Touch Of Love》,憑借歌曲《下一站天後》在整個華語樂壇走紅,無人不知這兩位獨具特色、青春逼人的少女。

而阿Sa蔡卓妍則是憑借著可愛無敵的性格在華語演藝圈最受歡迎的女星行列裏活躍了十余年之久。

雖然是以偶像身份出道,但是對於表演,阿Sa有著一股特別的沖勁,2001年獲得了第一次電影《常在我心》的主演機會,在影片中她與陳奕迅搭檔,飾演了一位不幸患上絕癥的富家小公主,那時候的阿Sa青澀無比,有些嘟嘟臉的表情和她舉手投足間不可掩蓋的少女氣質,毫無保留得講一個平凡少女的命運轉變演繹出來,她也憑借這個角色獲得了“第二十一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新演員提名。

黎明粵語大碟

IF》為黎明著名音樂專輯,發行於1997年,是黎明留在寶麗金的最後一年發行的專輯,此後加入SONY,繼《Perhaps…》及《感應》成功之後,繼續與著名音樂人雷頌德合作,依然默契,獲得當年香港樂壇多項重量大獎,當中收入《只要為我愛一天》成功獲得勁歌金曲至高獎項“勁歌金曲金獎”。 另有同名歌曲,及IF本身詞語註解。
黎明粵語大碟《If》可謂是“超級星鬥陣”,新專輯除了延續黎明擅長的快板音樂路線外,還重於以情動人,加強慢板歌曲的獨特抒情音樂性。
或許是因為他是從內地走出去的緣故,他身上有一種很淳樸的氣質與親和力不再象以往的國語專輯那樣只是一味地強調黎明的款款深情,有點簡陋而昏暗的背景反而透出一種蒼涼與荒漠,讓人感覺黎明仿佛真的成熟了。其中《只要為我愛一天》囊獲了97年勁歌金曲金獎這一重要獎項,並在而大頒獎禮大放異彩,曲風大氣,配合“和記電訊”廣告更突出其特質,而廣告MV更找來新晉玉女楊采妮拍攝,增添新鮮感;《世界之最》為黎明為增致牛仔代言的廣告歌;《像孩子學習》為香港聯合國兒童基金委員會主題曲。

Maroon 5的歷史

Maroon 5最初成立於1994年,樂隊的名字叫做KARA Flower,樂隊的成員們,還只是愛玩音樂的一群高中生。此後他們在唱片公司REPRISE旗下推出過一張唱片《第四世界》,但反響平平,並沒能讓眾人知道這個充滿活力的新生樂隊。和很多沒有名氣,卻不甘心放棄搖滾夢想的樂隊一樣,為了生存,Maroon 5做過其他樂隊的暖場嘉賓、酒吧駐唱、商業演出、巡回表演等。

 

或許上帝一早就算準了Maroon 5這個樂隊最後會紅,想讓成功來得艱難一點。樂隊成員的堅持並沒有得到理想的回報,迫於升學的現實問題,樂隊選擇了與唱片公司解約,成員們也各自開始了大學生活。

 

如果你很想要一樣東西,就放它走。如果它回來找你,那麽它永遠都是你的。要是它沒有回來,那麽不用再等了,因為它根本就不是你的。樂隊解散後,並沒有就此銷聲匿跡,每個人好像都是在為等待一個時機的到來而蟄伏。後來證明,哪怕是短暫的解散,樂隊的魂依然存在。

 

1999年樂隊重組,在加入了一位新的吉他手之後,他們決定將樂隊名字改為Maroon 52002年,推出了首張專輯《Songs About Jane》,誰能想到,這張專輯於2005214日摘下了第47屆格萊美最佳新人獎,並在全球範圍內賣出一千多萬張。

Maroon 5的終極勝利

如果我正兒八經跟你提一個樂隊:Maroon 5(魔力紅樂隊),你不一定知道這是個啥?提起極具辨識度的嗓音的主唱亞當(因聲音極具魅惑磁性,江湖人稱騷當),也許你只知道他是個歪果仁。不過,如果告訴你耳熟能詳的經典歌曲《Suger》、《Move Like A Jagger》、《Animals》,大部分人會反應過來:原來是他。那句經典的“SugarYes please”被惡搞為“削個椰子皮”,大家一定不陌生。

 

作為一支美國搖滾樂隊,Maroon 5可謂是業界的當紅炸子雞,隊員由亞當•萊文、詹姆斯•瓦倫汀、傑西•卡麥可、米基•麥登和萊恩•度賽克組成,作品廣為流傳,傳唱度、翻唱度極高,歌迷遍布世界,每次開演唱會座無虛席,嗨爆全場。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在其他人看來好像就是這個獨具特色的樂隊應得的,但事實上,和眾多搖滾樂隊一樣,Maroon 5在成名之前,曾有過一段沈寂的黯淡時光,一路顛簸,不盡人意。但好在每個隊員都沒有放棄成立樂隊的初心,一直相互支持走到了今天,看到了Maroon 5的終極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