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大大的愛寵愛我!

在南韓擁有「國民初戀」美稱的超人氣女星Suzy秀智,接演過多部當紅偶像劇,從團體「Miss A」以個人歌手身分出道後,在韓國人氣持續走高。她2015年曾來台跨刀拍攝小豬羅志祥的MV,下月她睽違3年又將來台舉行活動。

秀智表示,自從2015年後就再也沒來台北,她記得當時曾吃過一家有名小籠包店,所以對台北的印象非常好,很期待能再品嚐小籠包的美味。除此之外,當然也會很期待能夠見到粉絲們,讓秀智非常興奮直呼:「能見粉絲、又能吃美食,真的好幸福。」

秀智近期除了忙於演出偶像劇以外,為了這次來台,她也抽空準備了台灣粉絲見面會的小驚喜,秀智透露:「我練習了幾首中文歌曲,親自挑選了粉絲們都熟悉的有名中文歌曲,希望演出當天大家可以陪我一起唱!」

秀智將於5月12日(六)首度來台灣舉辦「2018 SUZY ‵WITH′ In Taipei」活動,邀請大家一同來見證清新國民初戀的魅力。演出將於4月21日中午12點於寬宏售票系統及全台OK、萊爾富便利商店熱烈發售。

黃子華公開承認有女友

黃子華、陳可辛、陳嘉桓、楊洛婷等現身“Man at His Best”頒獎禮,黃子華講到郭富城喜訊,就不肯回應:“妳知道我很少理會,我怎麽會評論呀,我只是會哦、知道。”黃子華又表示自己壹路都好公開自己戀情:“我壹向都是公開,只是我不會主動做,如果有我不會否認。”

所以黃子華被問到,日前同他壹齊被影到的女仔,是不是女友時,他就好大方承認,但就強調自己未婚:“多謝大家關心,我要澄清沒有結婚,但如果就算結婚,我自己不會主動同大家講,現階段也沒有打算這麽做。”

至於頒獎禮入面,黃子華拿到“Man at His Best”,問到究竟是哪方面最好所以得獎,他就自嘲說:“因為可能有娛樂性,就算沒事做,都有自己劇集播返,以為好似紀念我。”他又表示有朋友看他的劇集《男親女愛》,由不開心都變開心,但就沒因為這樣而想增加產量:“2、3年先出壹次,我要求再慢些,極慢工。”
黃子華又表示自己壹路都好公開自己戀情:“我壹向都是公開,只是我不會主動做,如果有我不會否認。”他又表示有朋友看他的劇集《男親女愛》,由不開心都變開心,但就沒因為這樣而想增加什麽,拍劇需要慢工出細活。

都教授難逃黃子華毒舌

從去年12月31日起,黃子華棟篤笑《唔黐線唔正常》連續4天在廣州體育館上演。首場演出全場爆滿,黃子華也沒讓觀眾失望,獻上了大量爆笑金句,句句戳中笑點,連當紅的“男神”都敏俊以及蒼井空等都被調侃壹番。

有沒有100分伴侶?說到男女關系,黃子華把“男神”都敏俊調侃了壹番,“怎樣的至尊金身才有資格跟女性相處?就是都敏俊xi,壹個400歲的外星人,有400歲的智慧,有400年的財富。房子他壹定供完啦,就算沒供完,供了400年,頂多也是五毛錢壹個月,我都供得起。有400歲,即使混到只剩下壹個漱口杯,都是古董啦……”

他更笑言世界上沒有100分的伴侶,“愛情跟股票壹樣,沒入手之前不停漲。但壹旦擁有,妳就問:‘為什麽會這樣?’所以世上有100分男孩、100分女孩,但沒有100分伴侶,相處就代表開始扣分。”

怎麽找壹份好工作?

有“星期壹恐懼癥”怎麽辦?沒關系,黃子華告訴妳怎麽找壹份好工作去克服它!怎麽樣才算是好工作?黃子華的答案是:最好天天刮臺風不上班,最好不用見工就能上班……

其實他是在嘲諷壹些年輕人愛偷懶的心態,“這些年輕人,無非兩個字—怕辛苦!不用見工就能返工,就是不用拍拖能洞房?餵,洞房都很辛苦,最好不用洞房就生孩子,孩子不用養就長大……不過‘吞pop!’(偷懶)也不適合妳們啦,因為要知道怎麽‘吞pop’都好辛苦的!”

黃子華五十多歲的我仍充滿迷惑

黃子華回歸無線之作《My盛lady》正在熱播,收視與口碑皆不俗。日前,黃子華接受香港某雜誌專訪,他稱自己跟劇中角色“香廣男”壹樣,也是壹個多才多藝的“盛男”,默認已與前女友分手:“五十多歲的我依然充滿迷惑,對感情有期望。”黃子華為無線拍過不少大熱作品,他強調這部《My盛lady》與之前的《棟篤神探》、《男親女愛》相比,自己投入了更多“真情”,觀眾越往後看越能發現這壹點。

談新劇 “這次我投入了很多真情”,黃子華以前接到的電視劇大多是喜劇,連角色的名字如“余樂天”、“莫作棟”、“ 何其堅”等都充滿喜感,他說這些名字都是編劇想的,和他無關,而他最喜歡的名字就是“余樂天”。

黃子華說,這次的《My盛lady》他沒有參與編劇,只是在大方向上給過意見。他強調,這是壹部“認真談情”的劇集,不同於以往拍的喜劇,會將感情戲草草帶過。黃子華稱,這部戲會毫不回避地上演愛情、兄弟情戲碼,大家要有心理準備,“這次我投入了很多真情,相信觀眾越往後看,越能發現我的不同”。

黃子華認為在香港拍攝電視劇十分辛苦,而且也賺得不多,“在香港做舞臺劇都比拍電視劇賺得多”。不過,黃子華卻對北上拍戲“撈真銀”興趣不大。他說,每天認真地看劇本,對他來說是壹件很艱巨的任務,而賺大錢也不是他的追求。2001年,他曾到內地拍劇,在《非常公民》中扮演“溥儀”壹角,這段經歷讓他心有余悸:“999場戲沒有壹場是開心的!壹直要保持著壓抑的情緒,還要維持瘦削的身材,不能吃東西,內外交迫,拍了好幾個月,真的很辛苦。壹直到我回到香港,增肥了20磅才開心壹些。”

談感情 “我需要壹個安身立命的伴侶”,出道多年來,黃子華緋聞不多,與曾相戀十幾年的化妝師溫安妮分開,令人惋惜。近日傳出兩人復合,但黃子華重申自己仍是單身。

對於感情,黃子華的態度是“覺得重要,但不能強求”。在大學讀過哲學的他說:“我不覺我是哲學家,我只是壹個貪慕虛榮、讀過哲學的人。我還是壹個會看小說、看文學的人。我會研究人性,人的感情世界很復雜,要遇到壹個完全合適妳的人,很難。”

黃子華出生於1960年,對於自己的年紀,他表現得十分從容,聲稱自己是壹個“盛男”:“雖說四十不惑,五十而知天命,但我五十多歲,依然充滿迷惑。不僅不知天命,還充滿迷惑,連什麽而立都沒有。有次我去印度,請了壹個向導帶我去看恒河,我看了幾天,向導臨走時對我說:‘Mr Wong, get a wife.(黃先生,娶個老婆吧)’但我沒有回答他。對印度人來說,過30歲還不結婚生子是壹件不可思議的事,但對我來說無所謂。我需要的是壹個安身立命的伴侶,如果能遇到就好了。”

談外貌 “再醜十分之壹,就會失去壹半觀眾”。

張敬軒首度回應退出歌手

張敬軒演唱會

首映禮上,有媒體提到張敬軒之前錄制了湖南衛視《歌手2017》第壹集,其後發表“愛國論”,最終被要求退出比賽,其唱片公司方面則表示是雙方決定終止合作,張敬軒再發文表明心跡:“音樂不該被紛擾到!”

當天張敬軒Instagram貼圖,是他的壹首新歌《下次愛妳》在網上音樂平臺購買的頁面,他透露,錄這首歌前壹晚剛得知自己“被消失”,在那壹刻,他沒有太失落,因覺得那不是沒有可能的事。心情雖受影響,卻多了壹份輕松感,因為他可以專心做好與王菀之在紅館的演唱會。

他留言:“錄這首歌的前壹晚,就是我剛知道參加的電視節目畫面被抽起的時候。當刻,我沒有太失落。隔天早上起來,心是有些悶悶的,但也多了壹份輕松。只想衷心感謝壹直給予我支持和相信我的每壹個妳。”

他當晚又現身有份配音的動畫首映為感言解讀。染了壹頭紅發的他壹臉疲態,更首度開腔:“其實錄歌那天跟節目被剪是同壹天,想用當日的事去介紹這首歌,等聽眾明白我當時的心情,發生這件事不煩是假的,搞到家人都擔心。(有沒有了解為什麽被剪掉?)沒有特別了解,都了解人的難處。”

張敬軒說:“其實我做節目都是因為制作組的誠意,沒想到鬧出軒然大波,平地壹聲雷,平時上娛樂版,這次鬧上香港新聞,但對我來說只是階段的小故事,過去了就算了,我好開心,我已經過了我本命年猴年,雞年會遠離是非。”

否認“被消失”致抑郁癥復發,講到有傳他因被要求出局而患上抑郁癥,張敬軒說:“其實這個病纏擾我多年,我已經走出陰霾,這次被人再拿出來講,難怪之前朋友發短信叫我加油,後來問我吃藥沒。我沒有事,不會將得失看得很重。”

談到曾在Instagram談愛國論,但最終仍被節目要求退出,張敬軒坦言當時只想重申自己是中國人:“好多人說我內地出生拿香港身份證,其實香港身份都是中國人身份。(節目組要求妳寫?)當時好多聲音,好多人對同壹件事有不同觀點。”對於認為他的愛國論並非出自他個人之手的觀點,張敬軒並未作出正面回應,只苦笑說:“過去就不要提了,細節我都不記得了。我沒有將上節目的得失看得太重。”並重申沒有因事件引發抑郁癥。

此外,同場的陳倩揚壹家四口亮相,透露今年新年有父母陪伴很高興,稍後將拍攝奇妙電視節目,及另壹電臺主持工作,笑言同壹時間面對兩份工作很緊張。

張敬軒又表示新歌終於面世,他說:“我已經正式向下壹階段的旅程出發!”又強調:“唱歌和做音樂是我這些年中唯壹壹件可以令我真真切切感到最幸福和滿足的事。”

劉德華因為敬業從跑龍套逆襲成影帝

劉德華出生在農村,早年家裏比較富裕。養著孔雀,200多頭豬,數不盡的鴿子。因為土地多,所以租給人家可以掙到很錢。但是劉德華6歲的時候,父親想帶著華仔到城市發展,祖父沒同意,因為這個矛盾分家產的時候劉德華父親什麽都沒有分到。到城市了不得已住在叫鉆石山的貧民區。當時住的都是木房子。在劉德華11歲的時候房子著火被迫搬到了臨時搭建的房子,呆了整整壹年才等來政府給他們建造的新房子。這種比較糟糕的情況持續著,直到1981年劉德華考進了無線訓練班,壹年之後以優異的成績畢業,簽約無線電視臺。當時香港電影即將進入黃金時代,成龍,周潤發的成功刺激劉德華試水電影市場。不過即使跟跑龍套的周星馳的角色相比,劉德華飾演的角色更加龍套。

直到在1982年遇到《投奔怒海》這部電影。其實當時定的主演是周潤發跟林子祥。但是周潤發看完劇本思前想後,覺得自己不適合。就把跟自己演過幾場戲的,無線訓練班的師弟—劉德華推薦給選角色的副導演夏夢。夏夢就給總導演許鞍華講這個事情,當時許鞍華正在猶豫要不要啟用劉德華。這個時候等著拍戲的林子祥推薦:“拍《我愛夜來香》裏頭有個小夥子戲不錯。倒是不記得名字,非常帥。可以去問壹問。”就這麽著,林子祥跟周潤發不約而同地壹起推薦了當時非常敬業的龍套演員劉德華。 可是劉德華為了未來不失去臺灣市場,拒絕接下這部影片。

周潤發很生氣得反問劉德華:“妳現在有臺灣市場嗎?”劉德華搖頭。周潤發繼續對劉德華壹番勸導,“就是啊,妳都還沒有臺灣市場,談什麽失去。可這部電影卻是難得的壹次機會。”劉德華在周潤發的勸說下參演了這部電影。也憑借著這部片子在電影圈開始展露頭角。

壹大波久石讓來襲

久石讓

對於劇院來說,除了兒童劇,什麽是吸引青少年觀眾的法寶?答案是宮崎駿和久石讓
宮崎駿導演的動畫作品,從《風之谷》、《天空之城》至《懸崖上的金魚公主》等二十多年間所有長篇動畫電影的音樂制作,都由日本著名音樂家久石讓進行配樂。
這不,今天晚上,杭州的紅星劇院和杭州大劇院就有兩場交響音樂會,打的都是宮崎駿“天空之城”的招牌。浙江交響樂團和龍貓樂團分別要在兩個劇院裏上演壹邊播放動畫,壹邊演奏音樂的動漫交響視聽音樂會。
有趣的是,6月13日和7月4日,杭州劇院和杭州大劇院還將相繼上演久石讓交響音樂會。
久石讓的音樂滋潤了不少國內樂團。但是,買票的家長和少年們註意了,這些演出魚龍混雜,可要擦亮眼睛!
2個月演4場“天空之城”堪比“天鵝湖”。5月31日同天上演兩場,6月13日和7月4日再度登臺,2個月就演4場,久石讓音樂在杭州的出場率,堪比壹年飛來N次的“俄羅斯天鵝”了。
而根據票務網站上的信息,全國各地從“六壹”開始,將會有30多場宮崎峻和久石讓主題的音樂會。其中最為誇張的是上海和北京,上海東方藝術中心6至8月壹共有3支不同的樂隊演5場,而北京音樂廳6月份開始到年底,幾乎每月演壹場。此外廣州星海音樂廳在6、7月份也有3場這樣的演出。在這些音樂會上,《天空之城》都是必演曲目,做為主打招牌,就像新年音樂會上的《藍色多瑙河》壹樣。
“從市場的角度說,動漫視聽音樂會,尤其是久石讓的音樂是目前最火爆的。”浙江交響樂團演出部主任陳余接受記者采訪時說,“我們已經連續演了四五年,每年都壹票難求。5月31日這場音樂會,我們自己團員想買票都買不到了。”
幾年前浙江交響樂團第壹次試水動漫視聽音樂會,就是以久石讓為招牌,全場演奏宮崎峻動畫音樂,市場反應非常火爆。
“因為孩子們特別喜歡宮崎峻的動畫,壹邊播放動畫片段壹邊演奏電影配樂,視聽感覺非常好。而且現在學琴的孩子特別多,基本都會彈《天空之城》,所以這首曲子也成為這類音樂會上的保留曲目。”

五月天陪伴多少人走過高中歲月

壹千個讀者,有壹千個哈姆雷特。音樂、書籍這些精神食糧就是作者有感而發的創作,可能是他們的經歷、也可能是他們對生活的看法……而如果能在妳心裏留下深刻印象,被妳認為的“巔峰之作”,恐怕是與妳當時的經歷或心境有共鳴的作品。可能年輕時候妳會覺得《壹顆蘋果》“活著其實很好,幸福剛好夠用”;出來工作後,妳會渴望得到《約翰藍儂》裏“能不能暫時把妳的勇氣給我,在夢想快消失的時候”的力量召喚;當妳成為爹媽的時候,妳會感覺孩子就像《天使》“妳就像天使壹樣,給我依賴,給我力量”;

或許妳未來的某壹刻,甚至是現在回想自己讀書的時光,心裏像《如煙》的吶喊“有沒有那麽壹朵玫瑰永遠不雕謝,永遠驕傲和完美,永遠不妥協”。所以我們在長大,心境在變化,五月天他們也在成長,每個階段所解讀的也不壹樣。如果要從做音樂的專業角度去點評“巔峰之作”,貌似也就失去了品味人生成長的味道,失去了五迷想看到五月天的創作隨性。倒不如從第壹張專輯開始回味,尋找其中的共鳴,回顧自己的過去,體驗現在,想象壹下未來。最後感謝他們的出現,陪伴我,支撐我度過高三的黑暗歲月。

小清新校園風的代名詞梁詠琪

小清新,校園風,少女,的代名詞—梁詠琪。無論任何時候聽她的歌,短發,膽小鬼,新鮮,都百聽不厭,她的歌聲和外形都壹致的充滿初夏的味道,剔透,清新。記得我的畢業作品是壹支mv,背景音樂是梁詠琪的《同班同學》。
梁詠琪是我最愛的女歌手,也是我唯壹看過演唱會的歌手。去年好時辰第壹場巡回演唱會在深圳舉行,我打的來回花了三百多。司機說看來妳真的很喜歡她,我只是內心覺得錯過這次不知道她下次舉辦演唱會的時候是多少年以後?歌手年齡擺在那裏,結婚生兒育女會占據她們很多的時間,生活的重心也不再只是歌唱事業。
個人覺得她特別特別適合唱現場版,真的開口就心動。看過她的蒙面歌王和圍爐音樂會好幾首演唱的歌我那段時間都是單曲循環。怎麽說…她高音的確沒有特別的厲害,但她的音色真的很美,開口就讓人陶醉心動。聽她的歌像永遠在戀愛,會讓妳想起心底的某個人和過往的歲月,有美好有心酸……我覺得能觸動人心底的歌手就是壹個好歌手,希望她壹直唱下去,我永遠都是她最安靜的聽眾!

聽古巨基的歌就像花灑在妳的身上

我聽歌會特別註重歌手本身的音色。音色這事兒沒法改,屬於天賦而非人力可為。唱功氣息音準,這些都可以通過訓練得到,而音色不能。但每個人對於音色的喜好是不同的。就好比妳喜歡豐乳肥臀,我偏愛鄰家蘿莉,沒法勉強。就好像我知道李克勤唱功很好,歌的品質也不差,但我就是不大喜歡。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張敬軒身上,他音色太柔了。

聽歌到現在,只有古巨基的音色我是100%滿意的。每次壹戴上耳機,聽到他的聲音,就好像整個人壹下泡進熱水塘子,渾身每個毛孔都透著暖意。大家可以去聽聽看他的《花灑》,真是享受。

所以基於以上,我常常會忽略掉古巨基的唱功。就好像知乎上有人評價說高圓圓的演技:只要她在笑就行了。我對古巨基的評價就是:只要他還在唱歌,就是我莫大的幸福。我不是古巨基的腦殘粉,我只是太愛這樣的聲音了。

但是如果較真評價古巨基的唱功;他個人的最大特色就是假音。他無疑是華語樂壇將假音技巧運用的爐火純青的歌手之壹。和其他人炫技壹般的假音不同,古巨基善於將假音化於歌曲的演繹中,以至於不特地聽,妳甚至不會發現他用假音用得如此頻繁。光這點來說,古巨基的唱功其實就足夠笑傲樂壇了。

可是成也蕭何,敗也蕭何。也正是因為極具個人化的音色和演唱技巧,讓大部分人以為,古巨基只會站在臺上唱《好想好想》和《情歌王》而已。這樣的偏見普遍存在於我周圍,讓我無可奈何又暗自僥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