夠瘋才能變成英雄

五月天

少年經曆了與老東家的官司,違約金一下子把大張偉最後一層懵懂剝去。回憶起解約那段時間,大張偉說:“窮怕了。”靠父母接濟讓他特別難過,大張偉很坦誠,說自己後來“不再朋克”,就是因為他要的是錢。

“是的,真的解約了。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就像被黑暗壓抑了很久,終于看到陽光一樣,兩年的青春就這樣從自己的身邊溜走,這可能是我們在成長中所付出的代價吧。”

窮開心
花兒樂隊 – 花齡盛會

在此之後花兒樂隊便完全商業化,大張偉不再寫晦澀難懂的詞,不再弄小衆的編曲,取而代之的是《嘻唰唰》、《窮開心》。花兒的歌活躍在彩鈴下載榜和點歌台前列。只是大張偉再也唱不出以前的感覺。

有很多人說大張偉步了方仲永的後塵。《傷仲永》裏仲永少能測字,卻泯然衆人。少年大張偉很早就能寫出令別人驚羨的詞,但最後選擇了截然不同的道路。

而阿信則幸運很多。

在剛過去的2017年,阿信終于獲得了金曲獎最佳作詞人的肯定。

18年時間,出自阿信手上的詞不下百首,同樣我們也能看到他的文字描述越發細膩深刻。

“晚風吻盡荷花葉 任我醉倒在池邊”

——借用白先勇小說《孽子》典故(1999 年《擁抱》)

擁抱
五月天 – 第一張創作專輯

“有些人變成相片 堆在角落 灰塵像雪一般冰凍”

——具體化比喻(2001年《一顆蘋果》)

一顆蘋果
五月天 – 人生海海

“我坐在床前 望著窗外 回憶滿天”

“我坐在床前 看著指尖 已經如煙”

“七歲的那一年 抓住那只蟬 以為能抓住夏天”

“十七歲的那年 吻過他的臉 就以為和他能永遠 ”

——前後對比,時間對比(2008年《如煙》)

如煙
五月天 – 後青春期的詩

“一顆葡萄有多甜美”

“結一個紀念的繩結”

“一只蝴蝶有多鮮豔”

“當星宿都沈沒山嶽”

——大量實體意象運用(2011年《倉颉》)

倉颉
五月天 – 第二人生(明日版)

阿信很喜歡把生活中的具體意象寫入歌詞,大到日月星宿,小到塵埃微風,將感情賦予物體。

更難得的是小男孩成為大男人,青澀沒有變成油膩感。熾熱的初衷仍然保存在阿信心裏。文字是反映內心的途徑,《成名在望》裏對夢想的倔強是阿信一如既往的赤子心。

青春的故事像夏天,熱烈得像盛夏初陽,溫柔得像夏夜晚風。屬于花兒與五月天的作品也像夏天一樣。

他們的作品中有關于青春的遐想。

瘋狂世界
五月天 – 第一張創作專輯

起飛
花兒樂隊 – 幸福的旁邊

青春在五月天《瘋狂世界》中是這樣說的:“青春是挽不回的水,轉眼消失在指間”。青春在花兒樂隊的《起飛》中是這樣的:“人們說你的未來充滿希望,我擔心永遠也打不開這翅膀”。

有對愛情的苦澀。

愛情殘酷物語
花兒樂隊 – 我是你的羅密歐

愛情的模樣
五月天 – 第一張創作專輯

花兒在《愛情殘酷物語》中唱道:“我們之間不知從何時已經習慣沈默”,初戀的第一次苦澀仿佛把天空都蒙上一層灰。“我失去了自己的形狀,我看到遠方,愛情的模樣”,五月天說《愛情的模樣》摸不到看不見,卻能輕而易舉把心給撂倒。

而更多時候,“未來”成了他們的煩惱。

人生海海
五月天 – 人生海海

泡沫
花兒樂隊 – 草莓聲明

“就算是整個世界把我抛棄,可至少傷心快樂我自己決定”,《人生海海》是五月天對人生與未來的思考;而多愁善感的花兒說生活是《泡沫》的虛幻:“憧憬像飄浮的泡沫,光映出燦爛的顔色,可卻沒有照到我”。

但友誼卻是一如既往的天長地久。

我的果汁分你一半
花兒樂隊 – 花天喜世

垃圾車
五月天 – 神的孩子都在跳舞

花兒覺得友誼是《我的果汁分你一半》:人生漫漫,磕磕絆絆碰碰撞撞友情地久天長。五月天把彼此當做最佳損友,自己甘願成為對方的《垃圾車》,傾聽對方的煩惱。

距離過去的1999年,地球已公轉19次,花兒和五月天靜靜留在音樂播放器中。

不變的曲序,變得是它的承載體從一盒盒的磁帶,成為數碼信息。

消滅
花兒樂隊 – 超級Band Band Band 樂團精選

2004年:加盟新公司的花兒變成唱大衆情歌的流行樂隊。五月天也開始往搖滾中加入更多流行味道。

2005年:花兒完全變成了流行元素樂團,他們不再無病呻吟,苦不大仇也不深。這一年是五月天的轉折點,《知足》精選集回顧過去,也給他們確定了方向。

2007年:花兒把定位放在了“全民娛樂”上,歌曲以大衆玩樂為出發點。五月天成功把流行搖滾融合在一起,這時的他們已經是國民級的金曲最佳樂團了。

2009年:花兒舉辦了唯一一場“花樣十年演唱會”,這是他們出道十周年紀念演唱會,也是他們的告別演唱會。此時此刻五月天舉辦了“DNA創造世界巡回演唱會”,24場巡回站點唱遍兩岸三地。

(大張偉在告別演唱會上落淚)

(五月天 DNA演唱會)

十年時間,五月天成為天團,花兒卻枯萎了。

曾經人們說“內地有花兒,台灣有五月天”。這兩個樂團從平行線變成相交線,再從交集變回空集。

其實五月天和花兒都是我們的一個夢。藍色的五月天譜寫了青春的張揚與後青春的詩。粉紅的花兒樂隊編織了花季的绮麗與後花季的現實。

“我 如果有夢 夢要夠瘋 夠瘋才能變成英雄”

——五月天《鹹魚》

五月天

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

五月天後青春期的詩

細數五月天聽歌識電影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堅持夢想的模樣

更"五月天"的消息

精選演唱會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