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員黃子華

五月天

從小生活在一個離異的家庭,自小不斷輾轉轉換居住環境,或多或少影響著黃子華對生活的態度。

如果你再細看一次他的棟笃笑,你會發現意味深長。看的時候笑,笑完之後想,想完之後哭。

立志成為一名演員的黃子華,1984 年從加拿大畢業回到香港,一心想著報考無線藝員訓練班,可惜訓練班停辦。

之後他從事過編劇、代課老師、出入口經理、電台、臨時演員、數據搜集、話劇團演員、主持等工作,卻始終郁郁不得志。

幾經波折之後,他終于當上了演員。但是,他出演的電影,部部票房慘淡,堪稱“票房毒藥”。

30歲的時候,這個想當演員的哲學系學生創作並表演了一個棟笃笑《娛樂圈血肉史》,作為對娛樂圈的告別,想不到竟一炮而紅,從此他找到一條同時能兼容個性、表演欲望、思維深度和創作衝動的道路。

有人問:棟笃笑與相聲(或者脫口秀)的區別

其實,棟笃笑與相聲的表演過程都是會與台下觀衆互動,這一點有些相似。

但是,啊B認為,黃子華的棟笃笑側重“發人深思”,能在笑聲中思考人生。

相反,相聲僅僅為娛樂而娛樂,笑一笑就過了。(如果你有不同看法,評論區見~)

也有人問:黃子華的棟笃笑,和別人的有什麽不同

別人的,或許看的時候你會發自內心的笑出來,隔一段時間後,你再看,也會覺得好笑,可是總覺得缺少了什麽。

黃子華的棟笃笑,是有區別的。笑是分兩層,第一層是發自內心的歡笑,第二層是對生活、人生感悟的苦笑。

他每場的棟笃笑,“笑”過之後油然而生的湧起一陣悲涼。而別人的不管怎麽搞笑,永遠都少了讓人哭的成分。有人說他諷刺得高深,與其說諷刺,不如說他只是在還原這個荒謬社會的一些現實。在座的每個人,都是一個諷刺的對象。

黃子華,他塑造的角色就像我們每一個普通人,大大咧咧,卻相當敏感,怕得要死的時候,用“無所謂”來掩蓋自己的失意和寂寞。

有人說他是個喜劇演員,啊B認為他和周星馳有點像。周星馳不是個喜劇演員,只是把悲劇以歡樂的形式表達出來而已。

記得在《娛樂圈血肉史》中,他提及到這經曆:

“子華,好多監制都跟我提過你的名字,但是你好像不那麽適合做藝員?”

“為什麽啊,經理?”

“你別怪我啊,因為,你不夠帥啊”

“就這樣?”
“哦,某個角度來看都算醜的,那麽就?!”

“經理啊,其實我想啊,是燈光啊,我不是醜啊,是燈光啊……經理,不是啊,是我肥啊,我減了肥就帥了!經理,你仔細看看我,其實我很耐看啊……經理,如果你叫我進來,你說我不可以演戲,是因為我說了髒話,我紋了身,因為我讀書少,我認命,自己要負責任,但是因為我不夠帥,你不能怪我,不關我的事啊,你應該去找我爸爸媽媽。OK,如果以後哪個人不帥,他爸爸媽媽不許演戲!”

五月天

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

五月天後青春期的詩

細數五月天聽歌識電影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堅持夢想的模樣

更"五月天"的消息

精選演唱會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