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張創作專輯

五月天

1999年,大家都沈浸在迎接千禧年的狂歡中。這一年,無數樂迷為Beyond奪下叱咤樂壇獎興奮;王菲窦唯最後一次同台表演《Don’t break my heart》。中國青年在時代末的大流中揮灑著青春,而充滿未知的1999年也催生了兩支不平凡的樂隊:

五月天和花兒樂隊

擁抱
五月天 – 第一張創作專輯


花兒樂隊 – 幸福的旁邊

17年後,在2016年《天天向上》節目中,五月天是嘉賓,大張偉是主持之一。這時的花兒樂隊已經解散好久了,而五月天已經位列天團。五月天在台上唱著歌,台下的粉絲熱情應和,旁邊的大張偉目光遲疑。

泡沫
花兒樂隊 – 草莓聲明

五月天和花兒樂隊,同一年發片出道,擁有相似的起點,卻得到了截然不同的結果。

1999年初春,花兒樂隊推出了首張專輯《幸福的旁邊》。

幸福的旁邊
花兒樂隊 – 幸福的旁邊

提起花兒樂隊,很多朋友還記得它的傳奇故事。作為中國第一支未成年搖滾樂隊,團員們以平均16歲的年齡踏上舞台,大有初生牛犢不怕虎之勢。當時的主唱大張偉只有14歲,鼓手王文博15歲,最大的貝斯手郭陽也不過19歲。再加上後來進團的吉他手石醒宇,四個少年風風火火組成了花兒。

在此之前,花兒就時常駐場演唱,正是這樣的經曆讓他們獲得了出唱片的機會。

無獨有偶,1999年7月另一個樂團也推出首張創作專輯。它就是五月天。

擁抱
五月天 – 第一張創作專輯

五月天由吉他手怪獸、主唱阿信、吉他手石頭、貝斯瑪莎、鼓手冠佑組成。五月天一開始叫“So Band”樂團,組建于台師大附中吉他社。與花兒樂隊的故事相似,五月天的成員也是學生身份出道,當時的怪獸、阿信等人還是學生哥,偶爾在酒吧餐廳駐唱。同樣也得益于live演唱的寶貴經曆,五月天被滾石簽下,成為當時風頭正盛的搖滾樂隊之一。

嘿!我要走了
五月天

雖然相隔兩地,但兩團的故事和風格都有著相似的閃光點。那時的五月天和花兒都青澀得不得了,用盡全力呐喊歌唱的模樣寫滿了青春的印迹。大張偉還不是能口若懸河“舌戰群人”的綜藝腔,阿信也不是“24小時在線”的資深黃色老司機。

詞曲是一個樂團的風格,也是樂團的靈魂。

大張偉和阿信都是兩團的主唱,同時也是兩團的核心創作者。

大張偉是個意識流的人。

由于衆所周知的原因,提及大張偉的創作,必定有人抱著懷疑的態度。

但我們依然無法否認:大張偉寫出的真朋克精神,是被滾石魔岩肯定的。連兩地歌後莫文蔚、楊乃文都翻唱過這小男孩的歌。

像花兒的代表作《靜止》。我曾經想過用最貼切的辭藻去形容這首歌,卻發現最適合的形容就在歌詞裏:

靜止
花兒樂隊 – 超級Band Band Band 樂團精選

寂寞圍繞著電視

垂死堅持 在兩點半消失

多希望有人來陪我

渡過末日

空虛敲打著意志

仿佛這誓言已靜止

我懷疑人們的生活

有所掩飾

14歲的大張偉,是個小思想家。他也一樣討厭說教,厭倦束縛。充滿少年憧憬的他,毫不吝惜地寫下理直氣壯的宣言。

每一首歌都是大張偉對世界的理解,如果說現實與理想的衝突在《靜止》初見端倪,那《草莓聲明》便是大張偉最後的通牒。

這是花兒在老東家的最後一張正規碟,也是花兒朋克的終結。

五月天

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

五月天後青春期的詩

細數五月天聽歌識電影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堅持夢想的模樣

更"五月天"的消息

精選演唱會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