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子華對手多多

黃子華 舞台劇

黃子華進軍內地,是否意味著南派喜劇“棟篤笑”有望發揚光大了?昨日(29日),正在廣州臺錄制代言短片的黃子華回答這個問題時非常低調:“我沒有那麽大野心,雖然用普通話講棟篤笑是我人生很大的壹個目標。棟篤笑遲早會走進北方市場,只是那個人不壹定是我。”

 

除了占據壟斷地位的北派笑星小沈陽,黃子華的對手還包括以海派笑星周立波為代表的各類方言喜劇,如巴渝地區的說書奇人李伯清、臺灣的模仿秀達人從從……在黃子華眼裏,地方笑星都是講著不同方言的“棟篤笑”:“只要能壹個人站在臺上表演,不管他講什麽語言,甚至不管他講不講話,我們都可以理解成棟篤笑。”

對手1:北派小沈陽

小沈陽的紅火,標誌曾經被認為“土得掉渣”的東北二人轉,得到了全國範圍的認可;而棟篤笑卻因為拗口的粵語無法打入北方。

子華拆招:

“凡是藝術,都應該是植入式而非侵入式的,它們都得通過壹點點的文化滲透才能實現。我們現在由於種種原因,無法完成這種文化滲透。去不了北方表演不是黃子華的悲哀,在本土紮根不了才是黃子華的悲哀,我要做的,是立足本土,把廣東話的藝術發揮到極致。”

對手2:海派周立波

復出的周立波通過打出“海派清口”的旗號迅速紅遍上海灘,這讓很多熟悉棟篤笑的觀眾有些疑惑:這不就是用上海話講棟篤笑嗎?對此,周立波毫不避諱,大方承認自己去過東北、香港等地學習相聲和喜劇表演形式,更借鑒了黃子華棟篤笑的表現形式。

子華拆招:

“周立波不是模仿,只是在他的地方講自己的故事,有何不可?我認為,不要把藝術劃分得那麽清晰,像武術壹樣分成‘南拳北腿’。不同地方的喜劇表演形式,本質都是壹樣的。棟篤笑這種藝術,廣義上說不是粵語地區專有的,它的形式就是壹個麥克風加壹個人。國內其他地區也有,只是不叫這個名字;國外也有,西方人稱它為stand-up comedy。我很開心有這麽多人願意采用這種形式進行表演。”

對手3:“老鄉”張達明

南方棟篤笑市場並非只有壹個黃子華,黃子華壹手提攜、卻率先北上的張達明無疑是最大競爭對手。今年年初黃子華在中山紀念堂講棟篤笑時,主辦方甚至嚴禁記者提有關張達明的問題;而張達明也不甘示弱地以壹句“不招人妒,就是庸才”作為回擊。

子華拆招:

“壹定要說我們的不同,那就是他重表演藝術,我重思想內容。但其實棟篤笑不管誰來講,不管用什麽方式講,能讓人發笑的表演者就是成功的。我只是發明了棟篤笑,但它絕不是我獨自壹人享有的藝術,我表演的風格也絕不是唯壹的。應該說,壹百個不同的人就應該有壹百種不同形式的棟篤笑,這才是藝術的正常狀態。”

黃子華 舞台劇

黃子華逐壹感謝恩人

黃子華不經意紅了眼眶

黃子華努力賺錢壓力大

黃子華棟篤笑周潤發做座上客

黃子華生命中最重要的幾個女人

更"黃子華 舞台劇"的消息

精選演唱會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