棟笃笑奇迹

黃子華 舞台劇

男親女愛》的時候,他已經四十歲。像這樣的劇集,捧紅過像吳卓羲林峰那樣的靓仔。其實無線還是很注重個人魅力的,所以也捧紅過小眼睛的王喜和林保怡,肥頭大耳的歐陽震華。這樣執著的一個子華,實在是經曆了很多彎路和挫折才走到這樣一個位置。他是以娛樂圈的失敗者準備退出的,卻又以棟笃笑霸王回來做主角。轉來轉去,被命運整蠱了一把。《男親女愛》創過無線的收視記錄,那個時代是大陸《還珠格格》後遺症發布的時間,各大電視台充斥著清宮戲,不是格格阿哥就是皇阿瑪。所以即使子華已經紅了,我還是不知道黃子華

子華的第一部叫座電視劇應該是《狀王宋世傑2》,據他說是因為他盡心的演出賴三這個大配角才換來無線的青睐去演出《男親女愛》的主角。他終于守得雲開見月明。他以自己的編劇功底來修改自己的這個角色,把自己加了進去。或許,他內心裏還是有很多玩世不恭的想法,有很多棟笃的能量。余樂天是子華嘴裏的“廢人”,子華這樣塑造和解說他,還是一種自嘲。或許子華中規中矩,想自己像樂天那樣的無賴。而子華又純粹的想活的簡單,善良的對待周邊的人。看到他的劇集就想看他的棟笃笑。看完棟笃笑就像看到他真實的性情。我們的距離還是很遙遠,不只是香港和北京的距離,還有時代的距離-子華是經曆過大陸的文革時代那樣的人,他的青少年時代大陸正在搞文化大革命,他小的時候 mao (大家懂得,度娘不讓發全稱)還在世。他在香港出生,祖籍卻是佛山三水,後來又去了加拿大。這段經曆會讓他思考歸屬感,很早的一種思考。一個人總該有個政治背景吧。香港本身就是一個政治上的詞語。九七之前,我在上小學,香港對我來說是個別的電視片和一個地名。九七的時候,香港對我來說是一個政治名詞,是一個讓我充滿自豪感的地方–因為國旗交接的時候,中國士兵走的比英國大兵帥的多。九七之後,香港是一個繁華的地方,夢想的城市,那似乎是遍地都能找到明星的地方。這是我心中的香港。而子華的,我妄加揣測一番。那是他出生的地方,老爸老媽在那邊離了婚,或許有很多小學同學在那裏。移居加拿大之後對于故土還是很眷戀。84年左右回到香港,那時候也正是梁朝偉他們無線五虎剛進入演藝圈的時刻,那時候的他和我現在的年紀差不多,想確定一下自己的事業,尋找一個目標。無線藝員訓練班卻不巧停開。子華采用迂回戰術做了編劇。即便暫時做不了演員,他還是希望站在離演員這個目標較近的地方。但是可以猜想他出的劇本並不是很多。因為作為編劇,要是做得也很好的話也會是名編劇,也可以因為編劇去演戲。就像谷德昭,王晶,都對演戲很狂熱,他們就是編劇到導演再到角色。所以子華那個時侯應該是很不如意的。做不好編劇,轉行,做了一圈。所以有一次子華講到香港的電視台個個都是同事。香港畢竟不是一個很大的地方,容易創造奇迹不假,卻也真的不好混。子華做夠一圈後還是沒有做到演員,又沒有寫出驚天地泣鬼神的劇本,有沒有創造某節目的收視高峰,這個圈內混這麽久,卻依然一事無成,也離自己的目標越來越遠。人生踟蹰在此。三十而立,又一次思考人生。于是有了棟笃笑,有了奇迹,有了我們的機會來認識他。

黃子華 舞台劇

黃子華逐壹感謝恩人

黃子華不經意紅了眼眶

黃子華努力賺錢壓力大

黃子華棟篤笑周潤發做座上客

黃子華生命中最重要的幾個女人

更"黃子華 舞台劇"的消息

精選演唱會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