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大镬越快樂

黃子華 舞台劇

黃子華1984年自加拿大返港,正值《中英聯合聲明》簽署,可以說,香港人對于回歸的種種思潮與恐懼,他全部經曆了,百萬人上街大遊行他去了,“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歌聲獻中華”他也去了。

肉體上,他像螞蟻一樣隨著人潮浮沈,心理上,很奇怪,他卻跳出了人群,成為冷眼旁觀者。最慘的是,悲觀主義者的性格使他腦裏不斷的交替湧現著兩種聲音“冇用嘎”、“預咗嘎啦”。

-子華,子華,香港百萬人上街大遊行啊。

-冇用嘎!

-子華,子華,他們真的夠膽XX喔!

-預咗嘎啦!

血染的風采
董文華 – 發燒女聲1;董文華演唱第三輯;金曲20年;20世紀中華歌壇名人百集珍藏版;Greatest Hits From The Last Century: 1978 – 2000 Vol. 1;中國歌典 1980’s 改革開放的時代;演唱歌曲精選200首;龍的聲音

因此不要看香港各處挂滿了“全港市民熱烈慶祝回歸”的標語,其實只是在高壓下的噤若寒蟬,回歸前,香港氣氛凝重,幾十萬人移民歐美,貧賤不能移的都活在忐忑中,不知前路若何。

“‘全港市民熱烈慶祝回歸’,有八個字是假的,只有‘回歸’二字是真的。”

03

拾下,拾下

1999年8月10日,位于香港灣仔伊利沙伯體育館(Queen Elizabeth Stadium),開了三面台,2500個座位座無虛席,觀衆幾乎都是三十歲左右,受過大學教育的白領或專業人士,他們平息靜氣地等待一位表演者。

染了一頭酒紅色頭發的黃子華,甫出場就受到熱烈歡迎,他也不孚衆望,一個人站在台上,講足兩小時,用日常生活的黑色幽默揭示香港九七後的社會圖譜,堪稱小角度破門,觀衆笑得前俯後仰。

這是他棟笃笑生涯的第十年了,所謂“恐怖的九七”也已經過了兩年,他當初做《秋前算賬》的時候,有心理準備一過了九七就會被封殺,結果風平浪靜,不單止這樣,連司徒華和李柱銘都沒有被捕,資本主義生活制度似乎真的平穩過渡了。

那後九七時代,子華的棟笃笑講些什麽呢?1998年-2003年,香港經曆了亞洲金融風暴、股市暴跌、樓市腰斬、SARS爆發,百業維艱、負資産、自殺潮……他也貢獻了自己後九七時代的巅峰之作《拾下拾下》和《冇炭用》,探討深一點的哲學話題:在這急劇變化的都市,艱難困厄的時勢,生存還是死亡的問題。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tion: whether ’tis nobler in mind to suffer the slings and arrows of outrageous fortune,or to take arms against a sea of troubles and by opposing end them.

衆所周知,香港人都很勤奮,甚至勤奮過度。李光耀在他的回憶錄中說過:“香港人不依賴政府,自力更生,靠自己,靠家人。他們格外勤奮,沿街叫賣兜售,制造一些小巧玲珑的東西,或者買進賣出,做生意不放棄任何運氣,謀求成功的意念無比強烈,誰要是失敗了,只會自歎倒黴,然後很快就會振作,期待東山再起。”

八九十年代,經濟騰飛,社會階層急劇變化,他們都非常拼搏,積極上流,“香港經濟起飛了,但我還在地面,不要丟下我啊”的焦慮普遍存在,大家都不想跌到拿綜援的底層,因此香港也是東南亞嚴重情緒病人多發的大都市之一。

我印象最深的是,黃子華在《拾下拾下》中用兩件轟動一時的社會事件作為他觀點表達的牽引:

一件是李澤楷與“盈科之花”林慧儀拍拖睇戲,被狗仔隊跟拍,這些被大衆默認是名人必須付出的代價,偏偏這位華人首富的二公子就不啞忍,搶記者相機,摔記者菲林,還說了一句:“大家都是年輕人,有很多值得調查的東西等著你們去調查,要對社會有建設。”

另一件是世紀大盜張子強,曾經囂張跋扈,打劫金鋪,綁架香港富豪,李嘉誠的大兒子李澤钜就是受害者之一,為非作歹所得的財富超過幾十億,但他臨行刑前,寫給老婆的遺書中卻道:“當我真的到了生命的最後一刻,才發現能夠安靜地坐在一張凳上,是多麽的幸福。”

這兩位新聞人物,一位正處于人生的巅峰,借著互聯網風潮,身家一度膨脹至二千億,被媒體捧為“一夜賺了他父親一輩子錢”的小超人,另一位世紀大盜,也曾鮮花著錦烈火烹油,現卻走向人生的終結,可謂谷底中的谷底。

風光的時候,有風駛盡艃,權貴叫基層小記者去建設社會,這樣涼薄的態度,黃子華當然是批判的:

“(年輕人要建設社會)這是人對人說的話嗎?這是社會對人說的話,政府宣傳片才會這麽說。”、“我的自我還維持在搵食範疇,你的自我好像社會那麽大嗎?還是你根本就算得出這個社會有幾分之幾是屬于你和你爹地的呢?”、“你要我建設社會,我卻時刻提防著不要讓社會建設了我。”

低潮的時候,烈火烹油不可一世的富豪卻發現自己能夠安靜地坐在一張凳上已經覺得很幸福。“有誰曾想過,一個生前揾十幾億,甚至揾十幾億都覺得不夠的富豪,到了他臨終的時候,發現有一張凳子就已經覺得很幸福?那以我今時今日的收入,等比就是那張凳子上面的膠釘,臨死前我就含著那顆釘子思考:‘啊,啊,啊,我的人生很幸福’。”

“我們很多人都很迷信,覺得自己臨死前就會變得很聰明,變得很懂得應該怎樣生活。但可能在我們生存的時候,大家都不要妄想自己可能會變得那麽聰明,我們一日不死,可能每日都是傻頭傻腦的,生存可能根本就注定了是一個‘拾下拾下’的過程。”

子華用這兩個極端的例子安慰大家,我們大多數人,只要不是李嘉誠的兒子或顔色二代,無論怎麽努力,可能都只是停留在“搵食啫,犯法啊”的階段,但這並不可恥,因為根本沒人能想象到自己臨死前最想要的究竟是什麽。Relax啦,香港人!

04

後黃子華時代·越大镬越快樂

2003年之後,香港與內地簽署了CEPA——Closer Economic Partnership Arrangement,《關于建立更緊密經貿關系的安排》,香港與內地的關系走進了新時代。

黃子華在這個階段也做了多個棟笃笑的節目,但明顯有點力不從心了。

上層風雲變幻,政治議題爭拗不斷,民生問題難以解決,社會怨氣越級越深,用他的話說,香港變成這樣,他已經沒有什麽心情講笑了,曾傳患上抑郁症,暴瘦,但他積極跑步,治療,又去做舞台劇和公益,依舊勵志。

新媒體時代,年輕人在Facebook和YouTube迅速崛起,取代周星馳和黃子華的市場,但且看他們當中的佼佼者,一毛電視,用時事新聞進行二次創作,不離子華十幾年前棟笃笑預言:“現在的新聞節目已經沒有人看了,除非你播報的時候加點冷笑。”結果他們就真的加了點冷笑,而已。

後黃子華時代,子華已經快要六十歲,屬于他的創作巅峰已經過去,但是他的作品,一直被模仿,從未被超越

黃子華 舞台劇

黃子華逐壹感謝恩人

黃子華不經意紅了眼眶

黃子華努力賺錢壓力大

黃子華棟篤笑周潤發做座上客

黃子華生命中最重要的幾個女人

更"黃子華 舞台劇"的消息

精選演唱會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