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美的享受

久石讓

久石讓的亞洲巡演已火到了一定程度。之前他在香港的演出,首日開票就被搶得所剩無幾;在台灣,更是締造了近年來罕見的滿座紀錄,現場樂迷幾近瘋狂。在上海,一周內所有中低價位票全部搶空——12月15-16日,在上海大劇院舉行兩場演出也將是久石讓今年亞洲巡演的最後一筆。

但在此之前,他的內地首場演出卻是在12月2日,北京保利劇院。

現場的火爆程度不壓于迎接一位流行樂界的天王。這個外表並不出衆的音樂人,因擔任宮崎駿和北野武的“禦用配樂師”而名聲鵲起。當天晚上,所有的門票,從80-880元,均被樂迷一掃而光。這樣的銷售成績,讓之前其它經典大師的演奏會相形見绌,也讓無數人瞠目結舌——包括久石讓自己。主辦方之前透露說,他們都打算賠30萬的;而久石讓則以爲中國人中知道他的甚少。結果到開場前,所有人都可以放心地微笑。

有意思的是,這位原名藤澤守的國寶級音樂大師,因爲崇拜美國黑人音樂傳奇昆西·瓊斯,而把自個兒的藝名改成了“昆西·瓊斯”,只不過據說“昆西·瓊斯”在日語發音裏是“久石讓”,所以他就成了“久石讓”。在電影配樂方面,他不僅與動畫大師宮崎駿合作了如《千裏千尋》、《天空之城》、《幽靈公主》等經典,更是和怪才導演北野武一拍即合,給《那年夏天最甯靜的海》、《奏鳴曲》、《花火》、《菊次郎的夏天》、《壞孩子的天空》等片配樂,還包辦了久石讓五座日本影藝學院最佳電影音樂獎中的四座。迄今爲止,他發行的個人唱片加電影原聲已超過38張,包括最新的《Asian X.T.C.》。

但那晚的保利劇院卻的確是被動漫迷們所占據。無論從在場的反應還是從事後的討論來看,絕大多數人都是衝著“宮崎駿”而來。配合著感人的故事,背景裏隱隱呈現音樂真的有深度觸動人心之效,這也是原聲OST發行不衰的原因。可倘若剝離影象畫面,大多的配樂卻很難激發普遍聽者的共鳴,久石讓能做到嗎?

話說回來,畢竟,雖然他也做自己的音樂,但久石讓最著名的作品,其實基本上都在宮崎駿和北野武的電影裏了。而北野武在中國的知名度和影響力,又一定是遠不如宮崎駿的。所以熱鬧的捧場,卻不一定真是爲一睹久石讓的風采。而且更有意思的是,久石讓甚至在記者會上禁止記者問他關于宮崎駿的任何問題,可見絕不甘心屈居陰影。這種想法,那些“喬丹的接班人”心裏也都有。

雷鳴的掌聲之後,久石讓和中國愛樂樂團走到了觀衆面前,致意,准備,起奏。這位日本音樂人時而指揮,時而坐下來彈他那張世界頂級的斯坦威鋼琴,把一篇篇精彩的樂章,奏得蕩氣回腸。上半場是宮崎駿電影裏的配樂,最棒的當數《哈爾的移動城堡》組曲;下半場基本是北野武電影的配樂,以及來自他給中國影片《情巅大聖》、《姨媽的後現代生活》的配樂和《Asian X.T.C.》裏的東西,最後的《龍貓》是亮點。

久石讓用的是西洋交響來譜東方浪漫情結,所以無論怎麽聽,都知道他的根源所在,不會覺得過于西化。小提琴自然是其中主力軍:這次台上至少有三十名小提琴手在合奏。他給動漫配的那些曲子,其實也都簡單,卻簡之有道,拜賜于極簡主義音樂的影響;而給北野武的東西,則要冷峻一些。

若真要說音樂會有什麽看頭的話,那倒未必。事實上根本就沒有什麽炫目的視覺效果,當然也不必要。毋甯說是視聽盛宴,不如說是聽覺盛宴,就如同看沒有畫面的動畫片,只讓想象力飛翔。久石讓大多數時間背對著觀衆,因爲他要指揮樂團。我們只看見他指揮的手臂如行雲流水,音樂隨之起伏轉折。最幸福的時刻在于看到他一邊彈鋼琴一邊和身後樂團合奏的時候,頗有意境。從始至終,他沒有和我們說一句話,只向觀衆鞠躬致意,滿臉笑意,或掏出手帕擦汗,並對觀衆的熱情感到驚訝——大概語言不通,說了也白說,音樂就是世界通用的語言。此外,他還不時讓每首曲目中的主力演奏者們起立,接受大家的掌聲和歡呼,互相之間很是融洽。

到最後,觀衆們熱情已經高漲,不斷鼓掌,持續鼓掌,要讓久石讓返場。于是他回來鋼琴獨奏了來自《幽靈公主》的《珊與飛鳥》,然後便揮手告別。劇院裏的觀衆久久不肯離去,還在繼續一個勁地有節奏地鼓掌,希望久石讓還能回來再奏一曲,有人還喊出了“《天空之城》”。但“群衆的呼聲”終究沒有成功。

 

久石讓

賞析久石讓的鋼琴曲SUMMER

日本著名的電影配樂大師

帶妳回到音樂的原點

久石讓壹樣風格有影響力的作曲家

更"久石讓"的消息

精選演唱會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