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老男孩

五月天

剛剛接觸“五月天”這個名字的時候,我初三,十四歲。我承認我壓根不是一個關注流行的人,那是接觸這個名字是源于朋友的介紹,歌曲也很簡單,是已經被用來勵志用到俗濫的《倔強》。
那時的五月天早已經過了參軍、單飛等等一系列波折,穩定而強大。那時的我,正是對文字極其敏感的年紀,典型的“聽歌詞”一族。于是,我的沈淪變得極好理解。《倔強》的歌詞極其出色,它告訴我,逆風的方向,更適合飛翔;它告訴我,只有被火燒過才會出現鳳凰。七年,對于還是青年的我,已經是人生中不短的一段時間了吧。但是我和五月天,似乎並沒有“七年之癢”,卻頗有“白頭偕老”的趨勢。
七年之後,我已經是即將跨入畢業班的“準社會人”。現在的五月天,個個都早已過了而立之年,石頭的女兒也已經牙牙學語。說的概念大一點吧,在這七年之中,五月天陪伴著我從青澀灰暗到爛漫張揚再到成熟穩重。這七年對于一個青年來說極其重要,可以說,五月天塑造了我的整個價值觀,改變了我的整個內心世界。
是的,我看起來依舊像從前一樣內向安靜,溫和柔順。但是相比從前的自卑敏感,努力而笨拙地想要融入人群,現在的我很滿足于自己現在的生活方式,充實而快樂,反而有更多的人看到了我優秀的那一面。換個更淺顯直觀點的說法,以前當我自己一個人的時候,我會不安、會難過、會偷偷的把頭埋在被子裏哭泣,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麽。而現在我一個人的時候比以前要多得多,卻有無數的事情要做。有永遠列不完的讀書清單,有像生理需要一樣的文字傾訴欲,有好多好多想學的東西、想做的事情。現在一個人的我,會微笑,很真誠很自信很溫暖的微笑。
嗯,的確是像輔導員評價我的,有點悶騷吧。沒有人想過我的人生夢想是開一間小書吧;沒有人知道我堅持認為享受苦難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沒有人知道我一直堅定地相信不管哪一天是世界末日,我的一生都足夠充實和完美;沒有人知道看起來安靜不夠自信的我,可以斷然的說我從不後悔我二十年來的任何一天、任何一個選擇。
因為我的五月天告訴我,生命不是過程,而是美麗旅程,風景有亮和暗,也有愛和恨
因為我的五月天告訴我,所謂的彩虹,不過就是光,只要心還透明,就能折射希望;
因為我的五月天告訴我,喝到挂,唱到啞,笑到流淚哭到趴,你是買不到的奢華;
因為我的五月天告訴我,那一年天空很高風很清澈,從頭到腳趾都快樂;
因為我的五月天告訴我,有多少苦痛還不是都過來了,想起來甚至還會笑呢;
因為我的五月天告訴我,偉大或僞裝,灰塵或輝煌,那是一線之隔,也是一道曙光;
因為我的五月天告訴我,如果人類的臉,長得全都相同,那麽你和別人的不同,就看你怎麽活;
因為我的五月天告訴我,每次衝動留下的,都有所不同,然而有天你回頭,就是那些要你不同;
因為我的五月天告訴我,終于沒有更多的明天要追,當永遠變成一種遙遠,當句點變成一種觀點;
因為我的五月天告訴我,如果末日始終沒有發生,不要等到來生,讓此時此刻能不虛此生。
因為五月天教會我平凡,教會我快樂,教會我青春,教會我自由,教會我自信,教會我勇敢。教會我人的一生是為了什麽,教會我什麽叫做幸福,什麽叫做真正的、自己的幸福。五月天告訴我,不要害怕成長,不要害怕接觸社會,不要害怕時間的流逝,不要害怕自己一個人。他告訴我每個人都是要自己一個人走完這一生,那就每天都做最快樂的自己、最堅持的自己、有夢想的自己、有收獲的自己。他告訴我生命是用來享受的,是用來體驗的。
所以我不後悔我初一初二叛逆孤僻逃課離家出走。那一段時間讓我完成了海量的閱讀積累,讓我懂得了如何面對整個世界都站在我的對立面,讓我懂得直面自己的內心,讓我心中一直保存著一種粗糙的氣質,耐摔耐打、平凡頑強。
所以我不後悔我從小沒有被“富養”長大,不會打扮習慣性節儉。那一段時間讓我懂得了我不是世界的中心,沒有人有義務圍著我轉。讓我懂得了控制自己的喜愛和占有欲,懂得了更多的為他人著想。直到現在,我都自豪于我從不逛街,從不用護膚品,衣服均價100以下,洗臉用舒膚佳。這一切讓我懂得不嬌氣、不自矜、懂得謙退和寬容。
所以我不後悔我高三沒有好好學習,最終浪費了西安交大的難得機會。那段時間我學會了漫畫,這個愛好讓我沈靜細致不空虛;那段時間我學會了拉丁舞,這個愛好給了我女孩子的妩媚與自信;那段時間我學了鋼琴和吉他;那段時間我第一次嘗試“和別人不一樣”。而那個選擇帶來的結果,也就是放棄了西安交大的核物理專業、來到了傳媒學習播音主持,也帶給了我完全不同的人生。
所以我不後悔我把大一大二很多很多時間花在一件和我的專業毫無關系的技能——PS上。盡管或許是因為這個,我的專業能力不夠好、得到的鍛煉不夠多,但這項技能教會了我細心安穩、不急不躁;讓我懂得有時不是需要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我想做的;讓我明白踏踏實實的做好每一件事,沒有值得不值得;這段時間讓我甘于平凡、甘于瑣碎、甘于做綠葉。這種心態對我們來說,其實非常重要。
所以我經過很長時間的思考,告訴我的父母:我不考研、不出國。我更希望用體驗的方式來成長,用看似不夠出色不夠拿得出手的縣級台記者來磨砺自己,用實踐來選擇我要的知識,用生活獨立、小康作為事業目標。因為我清楚得很,我的人生理想不在事業方面,我的人生價值與幸福感和播音主持無關。我有很多很多要做的事,自我獨立是基礎,但也只是基礎而已。
其實有時我也很詫異:我是這樣青春年少的年紀,有這樣的想法再正常不過,甚至就是標準的“年少輕狂”。而五月天可個個都是三十多歲的人了,這樣的一群“老男孩”,還在唱著青春、唱著搖滾、唱著自由,是幼稚嗎?還是並非出于真心?
出于一個資深文青的固執心理,我一直相信這樣一點:表情和聲音都是會騙人的,可文字不會。所以盡管郭敬明的文字風格甚至習慣用語都沒有變,但很多人都感覺到了他的變化,感覺到了他不再單純。同樣的,我不知道作曲會不會捉刀代筆,不知道演唱會是否可能有表演假唱,但我固執的相信,歌詞不會。
而且其實細細想過,五月天也是在成長的。只不過因為經過思考、經過選擇,他們成長的方向是固定的,沒有轉變,而是從青春自由走向更加成熟的青春自由。
從前的五月天說,我不怕千萬人阻擋,只怕自己投降。
從前的五月天有點像倔強的小孩子,固執的要走自己的路,固執地堅持思考,努力不聽或者不屑周圍人的評價。當然,許多現在的我們還沒有達到那個“幼稚”的階段,因為我們還根本沒有找到自己要什麽。
而現在的五月天說,勇敢地告別,勇敢地向過去和未來告別,告別每個血緣身份地位,聰明或愚昧。
現在的五月天在成長的過程中懂得了,不是只有自己的路是對的,甚至不是所謂“對的”路才是對的。只要是路,就是對的;只要是經曆,就是美麗的;只要是在努力的人都值得敬佩;只要是生活,就有它應當尊重、不可複制的地方。現在的五月天,依舊搖滾、依舊張揚、依舊自由、依舊青春。但已經是擁有成熟世界觀的青春,是可以持續好久好久,甚至融入整個生命的青春。
那麽,我呢?
其實我不是一個勇敢的人,至少表面不是。我看起來,還是會走一條再正常不過,甚至過于平凡和中庸的道路。畢業工作,在職考研,結婚生子,轉行任教。平淡到瑣碎的正常生活,沒有任何出格之處的人生。但是我一直覺得,人生的價值是體現在內心世界的。我希望自己可以像五月天一樣,一直這麽勇敢,一直努力的保存著自己的內心。
那麽我是要繼續聽五月天的吧,和他們一起,成長、成熟,但依舊青春。

五月天

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

五月天後青春期的詩

細數五月天聽歌識電影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堅持夢想的模樣

更"五月天"的消息

精選演唱會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