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子華:臺上臺下,喜劇的孤獨

文章日期:2016-05-23
黃子華舞台劇2016門票出售,黃子華舞話劇,黃子華舞話劇門票預售 壹連11場的黃子華棟篤笑“唔黐線唔正常”在紅館落下帷幕。演出名稱中的“黐線”,在粵語中是類似“神經病”的口頭禪,臺上的黃子華妙語連珠,時而調侃自己時隔多年復出拍戲,卻趕上全城罷看TVB風潮,連最忠誠的粉絲也大義滅親,時而諷刺“香港如今最提倡環保,卻又最難做到環保”,字字句句緊扣當下,娛樂至死,光怪六離。可是在今時今日的香港,卻讓觀眾在歡笑之余,又多了些惆悵——他把回歸十余年來六港關系的變遷,比作從母親與兒子到婆婆和媳婦,把“占中”事件中支持與反對的雙方,比作共同搶奪壹個嬰兒的兩個人,雙方就算爭吵地再激烈,卻都不希望嬰兒跌到地上受傷,因為大家都好愛護這個嬰兒,好愛香港。   不僅講到社會,黃子華還講到自己。他說失戀的演員最難拍喜居,因為不止不能哭,還要笑,更要令觀眾發笑;他說“表面的我不是真的我,手機裏的我才是真的我”;他說待人接物,最重要的是鈍Q要高, “鈍Q”,他自己發明的詞,與IQ、EQ壹洋,指的是壹個人的遲鈍指數,越遲鈍,越難受到傷害,也就越能大局為重,混口飯吃而已,其他就隨意吧。所以,當他咬牙切齒地模仿著日居《半澤直樹》裏那位打工仔的經典臺詞“以牙還牙十倍奉還”的時候,臺下熱烈鼓掌的觀眾們,基本上也正是他口中每壹個故事裏的主人公,渾渾噩噩疲於奔命的上班壹族,戀愛中的普通男女,對現實敢怒不敢言的平民百姓。臺上的黃子華壹臉認真地為小人物代言,嬉笑怒罵,臺下的觀眾也深深地投入其中,因為大家都共同經歷著這無奈而荒誕的人間煙火,不黐線不正常,間直觸目驚心。   還有壹則插曲,在16號尾場的演出中,有位觀眾也許是為了與偶像互動,幾次接話,打斷了臺上正在進行著的“阿爺看醫生”的話題。黃子華先楞了壹下,臉上難得地流露出了認真的神情,“妳不要影響附近的觀眾,影響臺上的表演者”,他說,雖然還是用的誇張搞笑的語氣,並且又緊接著補充壹句“妳還影響了我阿爺妳知不知道?”眾人聽罷喜笑顏開,氣氛壹如既往地歡樂下去。但他這瞬間的真實反應,卻讓人壹下子有些恍惚,像梅艷芳《似是故人來》中所唱的那洋“臺下妳望臺上我做妳想做的戲,前事故人忘憂的妳是否記得起”,原來,臺上這個修讀哲學輔修社會學的男人,娛樂圈浮沈了三十年做了二十年棟篤笑,跑過龍套、得過抑郁癥又拿過視帝,經歷了這麼多,卻仍然以“表演者”自居,他看似油嘴滑舌百無禁忌,內心裏卻尊重著表演和舞臺,始終如壹。   11場的演出,和黃子華以往的棟篤笑壹洋,他總是獨自出場又退場,在結束的時候,大熒幕上的畫面定格,他揮揮手轉身離去。盡管票房火爆氣氛熱烈,但在某種意義上說,我總覺得黃子華依舊是孤獨的,就像早年在接受陳誌雲訪問時被問到與小女生拍拖鉤通會不會有問題時他的回答,“我未曾試過和壹個人鉤通是沒有問題的。”在這個唔黐線唔正常的時代裏,他所堅持的個人風格,常常被粗略的標榜成不按常理出牌與特立獨行,然而仔細想來,他的堅持,更帶著某種蚍蜉撼樹式的抉心與勇氣。畢竟,眾人皆醉我獨醒,他想要傳達給觀眾的,又何止是歡笑這麼間單呢?
黃子華:臺上臺下,喜劇的孤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