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子華的棟篤笑是壹種哲學活動

熱點消息

我說:“黃子華的棟篤笑是壹種哲學活動。”
讀者或會回應:“這壹點都不嚴肅,才不是哲學。”我不理解類似的定義爭議。我考察到大眾把在大學讀的、覺得高深的學問都當成“哲學”,那麽我直接了當按照這個語用定義的規則去使用這個語詞。維根斯坦說:哲學的本質該是對語言運用的考察與語言誤用的治療;那麽我說,社會學的本質該是考察我們如何運用語言去組織生活,並懷疑這些社會的遊戲規則是否合理。我懷疑黃子華在這次《越大鑊越快樂》中,思考過以下的哲學與社會學問題:
透過取笑乞丐,取消我們的道德冷感;他分析瓶裝水的出現與潮流、階級跟資本主義的關系;他透過與投資經理打交道的經驗,討論了幸福是什麽;他用偷情的例子,跟我們討論自我欺騙的問題;最後他討論了媒體的出現,為什麽可能令我們史上第壹次能夠坦誠互對。我最欣賞的是他討論了為什麽我們只會使用“永遠、所有、壹直”這些關於無限的概念來講負面的事物。
我懷疑我不能夠有效地評論,為什麽黃子華的棟篤笑是壹種哲學與社會學活動。這些生活感覺,如何能表現給我們看。荒誕只能透過暴露語言遊戲的規則而呈現出來。評論棟篤笑,其實沒有什麽意思,因為化成文字,什麽氣色都流失了。說得不清楚的不要說,讀者還是乖乖等DVD自己享受壹下好。我在這裏想評論的其實是:奇在,我們不覺得他是談學問,又或者,我們覺得不應該拿學問的高度去評論棟篤笑

熱點消息

他是娛樂圈中的勞模劉德華

Supper Moment滴汗舞棍

張學友卻也面臨著這樣的情況

張學友也曾經面臨無歌可唱

IU飯繪的李知恩大神

李知恩IU我喜歡我24歲

更"熱點消息"的消息

精選演唱會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