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子華定理

黃子華 舞台劇

他的作品。沒有作品,藝人就不會為我們所知,也就沒有了生命力和表現力。子華的電視作品有《男親女愛》《棟笃神探》《奸人堅》《絕代商驕》《非常公民》《大冒險家》《睡龍神探》《狀王宋世傑2》《新九品芝麻官》等,電影作品有印象的有《二月三十》《一蚊雞保镖》《神算》《阿仔有難》《呆佬拜壽》《情意拳拳》《亞李爸爸和兩個大盜》《戰神再現》《精裝香蕉俱樂部》《精裝難兄難弟》《人生得意需盡歡》《戰狼傳說》等等。子華的電影作品有一部分是他編劇的,像《神算》《一蚊雞保镖》,思想也鬼馬行空,讓人想起周星馳。但跟星爺的搞笑路線不一樣,星爺塑造的人物即便是很底層像《破壞之王》裏的外賣小弟,也是有他帥氣的一面。子華大多在塑造貧嘴的小人物,自嘲而非無厘頭,用荒誕和誇張的手法滲透很多人生道理在裏面。《亞李》就是這樣,子華飾演的“爸爸”向來半途而廢,又善于給自己找很多理由,所以一事無成,都籌劃很久的事情說不幹了就不幹了,很容易放棄,導致自己的人生很失敗,女朋友作為旁觀者也希望看到他能做成一件事情的樣子。他沒有那種破釜沈舟的勇氣,而那樣的失敗已經為他所熟悉,即便是他的小弟,受過他的恩惠而有了穩定的生活,背地裏也只有說他傻帽,只有三分鍾的熱血。這個角色和這部戲以一種看似輕松的手法看似荒誕的表演揭露了人生失敗的根源。人就是這個樣子。如果我們堅持,堅信做一件事情的光明前途,堅持有始有終的把事情做好,那麽人生會很不一樣。這個事實有些殘酷卻絕對真實。子華總在《一蚊雞保镖》中演一個廢人。是什麽樣子的廢人呢?頭發淩亂,衣著落魄,在掙紮中想一些出其不意的點子。他的劇情是不會成為邏輯上的現實的,他的心態卻是現實。一個人習慣穿休閑就很難穿西裝,一個人的改變不可能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保镖》裏子華居然融入了現代直銷的觀點,不知道是諷刺還是別的什麽。

子華自稱“不靓仔”,這是娛樂圈的規則。就像華仔,當年拍戲沒有什麽技巧,大多像花瓶,但是因為靓仔兩個字,他能參與很多商業片,加之自己的努力,終于成為人人敬重的大哥。子華沒有這樣的機會。這個哲學學士一直在拼搏,目標只是能當一個演員,這件事情對靓仔來說很簡單,對于子華卻是邁不過的門檻。所以他在電視台做編劇,做早間節目,跑龍套,做司儀……人真的可以為了自己的目標做這許多事情。“不靓仔”很簡單的三個字卻是子華的最大障礙。所以我認為那棟笃笑《娛樂圈血肉史》是子華的反思,反抗。他在尋找一種新的人生,他要將自己為之努力的曆史公諸于衆。算是給自己一個交代,剖析自己和這個社會,完全自嘲式的講笑話。生活真的是很整蠱人的,子華都準備去做金融了,這樣的告別演出居然很受歡迎,朋友鼓勵他繼續做下去。血肉的地獄卻換來地獄般的天堂。為什麽說是地獄般的天堂呢?棟笃笑一個人在台上講兩個小時而不冷場,是一個很大的挑戰。現場的表演,不論觀衆喜不喜歡他,總會有一些突發事件,或許是殘忍到他自己無法接受的語言衝突。棟笃笑給了他後面的人生,卻也給了他巨大的壓力。當然,天堂還是天堂,他終于可以做到演員,不是僅僅跑龍套,而是真正的主角。他的魅力,自信,終于有個缺口可以爆發。

黃子華 舞台劇

黃子華逐壹感謝恩人

黃子華不經意紅了眼眶

黃子華努力賺錢壓力大

黃子華棟篤笑周潤發做座上客

黃子華生命中最重要的幾個女人

更"黃子華 舞台劇"的消息

精選演唱會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