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樂隊Support Moment歡迎來到地面

SUPPER MOMENT

香港不是沒有過樂隊風起雲湧的時候,當時也正是各種思潮撞擊的時候。最近幾年,香港主流市面上多了好幾隊樂隊,有的更反復出現在主流電視臺的黃金時段,還可以奪得各種本地樂壇獎項,有的聽眾竟也以為當年滋養過許多樂隊的氛圍又再重回身邊,是值得高興的事。不過最早的樂隊風潮,是真正以英國的新興流行文化掛鉤的。八十年代的樂隊潮,則是迷惑太久之後的壹次傾吐。新世紀都過去十年,香港新樂隊是否進化到全靠音樂本身為王了呢?
Supper moment這個才從地下轉為地上不久的樂隊,也算是近年口碑頻傳了。歷來免費的雜誌《re:spect》都為他們的壹張單曲變身做了販售版,新大碟《再次心跳》也是得到不少電臺的支持,《點滴》在壹些電臺獲得較好的播放成績,是這個樂隊地上化後得到的較好回報。有時單單是地上化已經可以叫壹個樂隊風格淪喪,香港流行音樂是壹個偶像化的圈子,作詞人偶像化,作曲人偶像化,制作人都要偶像化。把壹個地下樂隊變得偶像化,沒錯,這是很多公司和樂隊會走的路。好在supper moment的首張大碟沒有費心請當紅的詞神詞霸代筆寫壹些流行到乏味的情歌,也沒有過度和各種潮牌混搭,幹幹凈凈。
制作人溫應鴻曾為梅艷芳操刀《with》大碟,移居海外後再次回港,為壹支低調的樂隊擔任大碟制作人多少有些意外。據聞他的堅持是讓樂隊成員們極為信服,從而讓樂隊不再局限在自己設想的框架裏。首張大碟《再次心跳》以水為主要的表達依賴,將水如何推動生活進步融入十首歌裏,也沒有故作高深,反而描寫的角度和景象都十分貼近生活,英式風格,廣東唱詞,結合起來也算是本地地下樂隊轉型的亮點。而樂隊名supper moment也正是因為成員們都十分珍惜每次回家與家人共進晚餐的時光,才以此來召集同樣沒有被單壹價值觀同化,善於觀察生活細節的人們。
有兩張ep在前,《再次心跳》可以說有點勢在必行的架勢。整張專輯編曲明快,不故作喧囂,也不催促,層次都算是分明。制作人將每壹首歌編排上的主心骨都做得恰到好處,妳可以在歌裏聽出那種直線式的凝聚力。妳可以清楚聽到,在歌曲裏的吉他,貝斯,鼓點都各自很清楚地豐富了層次,也沒有隨便學主流商業元素,仍舊保持了素人風貌。素人面貌並非是說樂隊就追求生澀感,整張專輯的旋律反而也相當入耳,沒有亂玩顫音高音,也聽不到尖叫聲,這種理智叫人贊許。對人聲和節拍的處理,不少位置會讓人想起swing,不過前者是樂隊版,歌詞也要正經得多。歌詞方面如前文所說,全由樂隊成員包辦,沒有金句,但絕對耳目壹新。大概要在港樂裏找壹張不苦戀,不消費懷舊,不講保育,不販賣信仰的專輯真的不容易了。

SUPPER MOMENT

對Supper Moment也來說也是印象深刻

Supper Moment 的熱血或深情

Supper Moment的晚餐態度

更"SUPPER MOMENT"的消息

精選演唱會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