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觀劉德華

劉德華演唱會

縱觀劉德華三十多年的表演生涯和他上百部主演過的影片,真正讓他“去掉帥”的影片其實是屈指可數的。在這裏,劉德華提到了許鞍華和杜琪峰兩位導演——他職業生涯的三尊“香港金像獎影帝”也全是靠出演這兩位導演的電影而獲得(杜琪峰:《暗戰》、《大支佬》;許鞍華:《桃姐》)。劉德華說杜琪峰幫助他一點點改掉了“耍帥”的毛病,讓他建立起自信,相信自己可以塑造出“華仔”之外的角色人格;而許鞍華則可以讓他對角色全情投入:“她會說,你只管表演,其它的都交給我。”所以,至今影迷們還能清晰記得那個往擋風玻璃上噴血的盜賊、津津樂道著那個愛出汗的筋肉人,更忘不了那個被誤認為是空調修理工的電影制片——這三個角色完全不同,卻組成劉德華從《投奔怒海》到《失孤》一路走來的重要注腳。

但除此之外,我們又必須看到劉德華參演電影的參差不齊。他可以在同一年中為杜琪峰演活一個“盲探”,也可以在同一時間主演一部“後現代什麽主義”的《富春山居圖》。杜琪峰曾勸過劉德華:“挑角色就該自私一點,不能為了人情什麽都接。”但劉德華坦誠自己做不到,他需要兼顧自己“老板”、“監制”、“偶像”等多重身份,他不可能像梁朝偉一樣在選劇本時精心斟酌。

談到這時,劉德華也會抱怨,他說王晶幫他確立了偶像形象,但也讓他成為了一個在銀幕上“只會耍帥”的人;他甚至抱怨王家衛可以讓梁朝偉全身心的演戲,卻在《旺角卡門》裏設計了他的每一個耍帥動作。“梁朝偉的那個王家衛,在我身上沒有……”這些吐槽不僅僅針對往事,它還透著劉德華對于遇到一個好導演的那份求賢若渴……

這不禁讓人想起發生在2006年的一場“事故”,李安在剛獲奉奧斯卡最佳導演後前往香港宣傳《斷臂山》,劉德華特意前去站台支持;不僅如此,他還配合片方,參加了一個和李安導演長達90分鍾的對談活動。在活動尾聲,主持人馬家輝出于禮貌地說了一句:“我們期待李安邀請華仔一起拍部電影吧?”有些尴尬的是,二人聽完此話都面無表情,李安沒有回應一個字,哪怕是出于客氣。後來,李安的《色戒》開機,梁朝偉是男一號。

這一次,劉德華在鳳凰娛樂的《大寫人物》欄目裏又說了一遍他重複過很多次的話:“在表演上,我是真的需要一位好導演。”這一點上,他好像雷澤寬,找尋與等待了幾十載,而在等到那個人之前,又只能聽憑那句“緣起、緣滅”。

曬成農民那樣黑不容易
鳳凰娛樂:你為雷澤寬這個角色做了哪些準備?有沒有和原型人物聊過?

劉德華:原型人物……我們看了他所有的錄像,因為他寄了很多錄像給我看,但我沒機會真正碰到他,因為他一直在路上找,不可能再跟著我們了。(只是)最近有一次跟他在節目上面通過電話。

其實準備角色的功夫,大概從拿到劇本到定造型已經花了兩個月,然後到實拍,一共有三四個月的樣子。我一直是透過劇本、錄像去研究角色。而且我自己也有失去親人的感覺,我也常常都會擔心,因為年紀大了,身邊的人一個個不是該離開的都離開了……我就會想,如何以一個坦然的態度去面對這些事?我們不是神,不是說隨時都可以放下……

這時,我剛好碰到了這個劇本,在心情上我可以去理解或掌握角色的內心世界,只是在外形上面我覺得還需要時間:從頭發、皮膚到走路……其實剛剛開始的時候他們的造型還不是那麽成功,因為頭發和皮膚的感覺都不對。後來我們就把開機時間往後挪了大概兩個禮拜,所以差不多6個禮拜給我準備造型,比如去香港的一些海灘曬太陽。但又發現我們曬太陽跟那些角色曬太陽是兩回事,所以我就確定了不是說僅僅曬黑而已,是曬到像他們那種樣子。因為他們的皮膚一些地方比較白、另一些地方就會比較黑,那種黑白對比很明顯,那我在曬的時候就故意那樣曬。那這些基本在第二次做造型的時候就很好了。

劉德華演唱會

劉德華愛護女兒

劉德華最好聽的一首歌

劉德華秒答應全場羞爆

劉德華金馬獎現場唱新歌

劉德華在四大天王中全方位發展

劉德華終於開演唱會

更"劉德華演唱會"的消息

精選演唱會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