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漂10年

張敬軒演唱會

“港漂幾年了?”

張敬軒側過頭,呆了兩秒,“10年。”

記憶中的場景依然清晰。提著兩個行李箱,搭上從廣州開往香港紅磡火車站的列車,默念了兩個心願。

2008年,他實現了第壹個心願,成為繼王菲之後在香港紅館開個唱的內地歌手。

2012年,他實現了第二個心願,拿到香港身份證,成為法理意義上的香港人。

“漂”在詞典裏解釋為,浮在液體上不動或順著風向、流向而移動,喻職業生活不固定,東奔西走。在張敬軒的生命中,漂,是壹場奮鬥。

也許明年就收拾包袱回去了

1998年,17歲的張敬軒拿著3萬塊錢,和香港壹間皮具公司簽了唱片合同。忽然間,他感覺自己離香港樂壇很近,兒時偶像徐小鳳、梅艷芳、譚詠麟、張國榮都近在咫尺。然而,簽約壹周後,騙子壹走了之。

不死心又向媽媽借了5萬塊錢,想自己出唱片,承諾如果失敗就投身家人心儀的金融行業。包辦填詞作曲監制,自己跑到版權局拿發行批號,獨自聯絡音樂電臺,沒有依靠任何唱片公司,出了第壹張專輯《Hin’s First》。在市場上引起反響後,他有了簽約唱片公司的機會。

2000年簽約幾何文化唱片公司時,是公司第壹個簽約藝人。小公司初成立,工作人員不多,張敬軒只得自己梳妝打扮,構思宣傳文案。他說,“這個行業是絕對的個體戶,好與不好都是自己上臺承擔,我不情願假手於人。”

2002年,《斷點》讓他聲名鵲起,也給他帶來了發展瓶頸。“我不想重蹈廣東歌手的覆轍”——當年的廣東歌手有壹首紅曲後,就到各地登臺賺錢,等再出專輯時,樂迷早已將他們遺忘。經理人陳濤指給張敬軒另壹條路:到香港發展。

“像壹場賭博,妳不知道後果是什麽。”面對香港環球唱片的合約,再三斟酌,他簽了,拋下在內地打下的人脈和知名度,成為從白紙開始的新人。

他調侃自己為“省港騎兵”。在香港工作的內地人需要每年申請雇傭簽註,他時常想,“也許明年我就收拾包袱回去了”。初抵港時,獨自壹人住在紅磡體育館對面的酒店。壹天,助手問他:“妳覺不覺得自己常常壹個人在講話?”後來,他發現自己四肢冰冷,總覺得有人盯著他。醫生診斷他患了抑郁癥,原因是先天腦垂體分泌不足,外加環境壓抑。抗抑郁藥吃了壹年半,他決定停止。那天,他問自己,“我的人生要靠這幾粒藥丸去控制嗎?”

2006年1月,25歲的張敬軒第壹次拿唱作人金獎,他在頒獎臺上說,這個獎對內地來香港的歌手來說是莫大的榮耀,因為“我可以對廣東的父老鄉親說,我沒有給妳們丟臉”。

張敬軒演唱會

十年前張敬軒紅遍香港的歌

認識張敬軒

張敬軒個人演唱會與樂迷見面

張敬軒新單找尋天才夢想

更"張敬軒演唱會"的消息

精選演唱會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