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很久的久石讓

久石讓

每個人都可以用幾件小事,少許物品,或者一部電影、一本書、一段音樂為依憑,尋覓自己流逝水中的青春歲月。那曾經的稚嫩時光借著一個個音符,一句句詩,一桢桢影像重又浮上心頭。也許久石讓的音樂就是很多人珍藏記憶的筆記本,就是那怎麽裝也裝不滿的神奇匣子,每次打開都會有驚喜和溫馨。如果將回憶放在久石讓音樂的匣子裏,如同放在一個清澈見底的水塘中,永遠不會渾濁,不會丟失任何微小的觸動——那便是這本久石讓的自傳《感動,如此創造》了。
久石讓算得上是一個高産的作曲家,從宮崎駿到北野武,從電影原聲到廣告插曲,都可尋得他的蹤影。由于他的作品太多,在很多時候讓我們無法想起具體名字,但他的風格確實再好辨認不過。只要是那種讓我聽見便會心動的音樂氣質,便是屬于他的。很多樂章聽久了,便會不舍得反複聽,非要強迫自己隔上一段時間才能拿出來重新回顧;嘈雜的地方也絕不聽,以示珍貴和鄭重。所以就算旋律依然是很久很舊的,內心的感動卻從來不曾消失,反而是愈加磅礴起來。
久石讓的才華體現在,他不但深明如何為每部電影打造一首美麗的主旋律,又能分別為兩位日本導演的影片注入不同風格音色。大部分樂迷對久石讓的認識都來自宮崎駿動畫,其音樂裏豐富多彩的音色,在管弦樂裏又每每注入日本樂器(如鼓樂與管樂)以營造東方色彩,或以電子合成器的特殊音效與音色,突出了影像以外的一層豐富多變的質感;此外,人聲采用更是久石讓的拿手好戲,無論是合唱或童聲(甚至少女)獨唱,一樣動人討好。久石讓的音樂在宮崎駿的電影裏總蘊含一顆赤子之心,甚至帶有魔幻色彩。
作為一名單純欣賞久石讓音樂的人來說,這樣一本書可讀可不讀。讀者不需要知道專業的寫實的拍攝手法,電影配樂的創作流程或者整體規劃架構,但讀者在書中似乎能找到失落的童趣,在某個跟音樂跟文字有關的世界裏找到屬于自己的一幕,悲傷、喜悅、感動或者懷念……流動的音符觸及的是人類最細微的情感,有靈魂的文字也一樣。
書中還介紹了久石讓的音樂風格,偏向于多種配樂手法與主旋律的結合,充分結合了管弦樂所具備的抒情性強、極具動感的特點,將管弦樂的張力展現到了極至。久石讓電影中的民族化的音樂元素,比如《天空之城》,他加入了愛爾蘭民謠;《風之谷》裏,則在鋼琴中加入了豎琴的點綴,《幽靈公主》又回歸本民族的音樂特色。
如果用“菊與刀”來形容日本民族的精神,那麽北野武和久石讓就是這種精神的完美體現。北野武代表了“刀”,他的電影每每在人們最不經意間迸發血腥,而物的毀滅和人的死亡都毫無掩飾與美化,如同親臨現場的人的瞳孔般記錄著暴力瞬息吞噬美好的畫面。那種冷靜的殘忍,正是日本民族心中被壓抑的毀滅傾向,這種傾向長期伴隨著這個民族,陰魂不散。而久石讓則代表了“菊”,那種對和平和美好的向往,對未來的期翼與希望,對青春的執著,愛的迷戀,統統通過久石讓的音樂展現在所有人面前。
有幸曾跟這位音樂大師近距離見面,年屆56歲的久石讓個子小小,加上瘦削硬朗身材,經常面帶笑容,有著一種修道者的清心雅氣。他曾笑說希望跟香港每一位導演合作,還說創作人不應常抱有成年人“理所當然”的心態與想法,反過來要多好奇、多感動,作品自然會流露出童稚的氣質與感覺。很簡單的回答,在久石讓口中,彷佛是經過多年曆練的智慧。
有種聲音和氣味一樣,都可以帶領你倒回舊時光裏去。很久很久的久石讓曾帶給多少青蔥少年徹底難過的釋放出口,又讓多少人的整個世界瞬間又可愛又活潑。《感動,如此創造》像又一曲久石讓的作品,那種讓你想不起名字,但一聽見便會心動的作品帶來的感動,其實是這樣被創造的,歡樂無窮,又悲痛欲絕,一如感情,一如生活。

久石讓

賞析久石讓的鋼琴曲SUMMER

日本著名的電影配樂大師

帶妳回到音樂的原點

久石讓壹樣風格有影響力的作曲家

更"久石讓"的消息

精選演唱會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