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敬軒的不吐不快

張敬軒演唱會

“不吐不快”是張敬軒最經典的歌曲之壹,出自2008年以城市生活為主題的專輯《Urban Emotions》,“不吐不快”則是裏面最好的作品。

澤日生,又名Christopher Chak,2006年以壹曲《富士山下》橫空出世,產量極少,卻首首動人,《不吐不快》正是澤日生曲風的代表作之壹。

林夕喜歡填長詞,澤日生擅於譜長句,林夕扣人心弦的詞與澤日生綿綿不斷的招牌長句組合,常有金曲,常有精曲。這種綿延長句需要精湛的唱功與渾厚的氣息才能完美演繹出來,常讓許多歌手望而卻步。

不吐不快》充斥著大量的長音節,林夕藉著令人上氣不接下氣的超長旋律,寫下這篇密不透風、酣暢淋漓的文字。用長句講故事,細節會更豐富,脈絡會更清晰,林夕最擅長用細描來打動聽眾,詞間百轉千回,縈繞著難言的情緒,訴說了曾經形影不離,後來逐漸生疏的無奈與感慨。

全曲共有29段歌詞,其中8段歌詞長達25字,最後壹段竟不間斷寫了38字,難度系數到了沒有歌手敢接的地步。張敬軒看似文弱,歌聲中卻蘊含著源源不斷、震撼人心的力量,對這首歌的駕馭堪稱完美,不僅爆發力十足,而且每個吐字和斷句都十分清晰,壹口氣唱完38個字,四分鐘683字如槍炮連擊讓人喘不過氣,每個長句被他演繹得蕩氣回腸,動情之處,令人動容。

為何共那又來又往沒情沒趣無情份的竟比妳都更頻繁暢聚

為何遇到別人問好為何和妳沒有需要花心機講好說話壹句

為何若有無聊事幹便寧願上載到電腦早已忘掉怎跟妳吹水

為何難得尚能騰空坐在戲院主角自殺妳共我竟過倦而進睡

“又來又往”強調次數的頻繁,“沒情沒趣無情份”說明“暢聚”的目的是為了應酬。為何跟那些只有泛泛之交的人都能時常見面,卻不能與妳朝夕相處、聊天談心? 為何對僅有壹面之緣的人都能熱情問好,卻不願花心思、費心機去經營與妳的感情?為何寧願無聊到將見聞心事上傳到網絡分享給陌生人也無法和妳像以前壹樣談天說地?

“為何難得尚能騰空坐在戲院主角自殺妳共我竟過倦而進睡”這句尤為精彩。平時忙忙碌碌,疲於奔命,好不容易相約在周末的戲院,幽深的黑暗仿佛壹潭死水,屏幕上演的驚心動魄、纏綿非惻的劇情再也激不起心中半絲漣漪,連主角自殺這種駭人心神的畫面,也能讓我們因太過疲倦而雙雙睡去。

為了謀生奔波勞碌,習慣了殘酷社會的生存法則,人與人之間的關系變得淺而泛,對熟悉的人和事不再擁有熱情,也沒有心力去維護壹段長久的關系。越發現實的我們再無當年的理想情懷,無心去感受虛幻世界中的跌宕起伏。

都市生活蠶食的不只是時間和空間,還有生活中的情感和趣味。多年未見的好友,即使偶爾會保持聯系,可真到了見面時卻從以前的“無話不說”變作現在的“無話可說”。或許,這是壹種默契的尷尬;或許,彼此的生活再無交集;或許,我們都變復雜了,無法再像以前那樣交心。

記得初見時,千言萬語、訴之不盡,之後慢慢心生倦怠,就像開了封的汽水,壹陣突如其來的刺激、新奇散去之後,剩下的只有令人發膩的甜味。

四個“為何”的質問很好詮釋了壹段感情的慢慢消融,正如古典音樂通常會用悠長而重復的“前奏”來烘托氣氛、醞釀聽眾的感情壹樣,這首歌四句“為何”讓聽者代入詞中人身處的情境,得到壹種感同身受的情感體驗。

張敬軒演唱會

十年前張敬軒紅遍香港的歌

認識張敬軒

張敬軒個人演唱會與樂迷見面

張敬軒新單找尋天才夢想

更"張敬軒演唱會"的消息

精選演唱會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