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論文致謝林俊傑

林俊傑

浙江大學第二附屬醫院眼科的胡江華同學提供了壹種追星的新姿勢,她在SCI期刊Oxidative Medicine and Cellular Longevity上發表論文,致謝部分特別感謝了歌手林俊傑,裏面說他的歌在過去十年裏給了她強有力的精神支持。在媒體采訪中,胡同學稱:“追星不能盲目,偶像所傳播的正能量推動著我們不斷進步,會讓我們走得更遠,成為更好的人”。

是不是和以往報道的追星族負面形象大相徑庭?事實上,追星勵誌的正向事情不少。比如奧運冠軍劉翔,奧運會前他接受CCTV5采訪,當時有些青澀的劉翔說自己是陶喆的粉絲,笑著唱了陶喆的《Melody》。等他奪金回來再接受采訪,問想要什麽禮物,答:陶喆的簽名唱片。“投之以木瓜,報之以瓊瑤”,陶喆後來出了新專輯《六九樂章》,其中的《桂冠英雄》的創作靈感就來源於劉翔。追星追到互為偶像,這個境界如何?

如果說上面的例子是說名人,那麽就生活中的普通人來看,有追李宇春追成娛樂記者、編輯的,有追C羅進了媒體的,粉絲裏有各式各樣的學霸:哈佛的應用心理學博士,帝國理工大的碩士……咦,畫風好像和人們刻板印象裏瘋狂、缺少理性的追星族不壹樣?回答這個問題要從追星的來源講起。

追星是崇拜的壹種表現,崇拜幾乎是每壹個人成長中的必經之路。孩童的時候我們崇拜過親近的人,父母、某個親戚長輩、老師等等,崇拜的理由很多,爸爸力氣大、媽媽有智慧。隨著孩子從家庭走向幼兒園、小學,不斷向社會化發展,崇拜的人由近及遠,和成長的軌跡相合。

到了青春期,壹方面要向內追問:我是誰?我想做什麽?另壹方面會向外尋找適合的榜樣。這個時期崇拜的偶像壹般由師長等輩分高的人轉向更接近青春期少男少女心理成長發展的人,如年齡相近的娛樂界偶像、偶像團體,或者形象為少男少女的二次元人物,如以前的櫻木花道、柯南,現在的虛擬偶像初音未來、全職高手葉修等等。

這時候偶像是被模仿的對象,少男少女發現偶像與他們有相似的性格、經歷、理想,或者具有他們想要的才華,有的偶像唱出、說出了他們的心聲,引起了共鳴,因而激勵著他們前進。有壹種說法,壹個人15到25歲聽的歌曲影響他壹輩子的聽歌喜好。偶像在人生關鍵時刻如果起到積極影響作用,那麽影響往往會延續到青年期甚至到中年——不然為什麽懷舊歌曲會有市場呢?

林俊傑

林俊傑坦言這輩子最尷尬的事

林俊傑犧牲劉海力挺周傑倫

林俊傑張傑同坐

林俊傑黑夜問白天

林俊傑開啟香港站演唱會

林俊傑在綜藝節目唱的歌

更"林俊傑"的消息

精選演唱會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