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崎駿和久石讓

久石讓

一對知己——宮崎駿和久石讓,自從1984年在《風之谷》裏合作之後,兩位老先生已經合作超過大半個世紀。每一次相遇,都能打造出無數經典,今天,我們重新回味一次久石讓與宮崎駿的電影音樂之旅:《千與千尋》、《天空之城》、《龍貓》……那些記憶裏的電影畫面和旋律,也許會在今天一一浮現。

《風之谷》1984年

“我希望再活30年。我想看到大海淹沒東京,NTV的電視塔成為孤島。我想看到曼哈頓成為水下之城……我對這一切感到興奮。金錢和欲望,所有這一切將會走向崩潰,所有這一切將被綠色的雜草接管。” ————宮崎駿

天空之城》1986年

我看這部一直會哭,看了幾次哭了幾次,也不知道為了什麽。總之,一看到手臂長長的鐵皮人寂寥的站在那座城中,就控制不住了。

《龍貓》1988年

那音樂壯麗的響起的時候,覺得心裏被一種溫暖充滿,然後實在控制不住眼淚了,不是因為傷心,而是因為,它給人的感覺,實在美好到無法表達了。

如果你在下雨天的車站,遇到被淋濕的妖怪,請把雨傘借給它,你會得到森林的通行證哦。

久石讓從4歲開始學小提琴,19歲入讀日本國立音樂大學作曲科,31歲推出第一張音樂專輯《Information》,大學時期至30歲左右,久石讓都“兩腳在頭頂”紮在一般大衆難以理解的現代音樂裏。經過十年多的摸索,他感受到了“拘泥于藝術的角度”所帶來的困境。這也是無數年輕藝術家所面臨的困境。木心說:“偉大崇高的靈智境界,走進去容易,出來難。一進去,年輕人很容易把自己架空。”顯然,久石讓意識到自己可能被架空。

33歲,久石讓接到宮崎駿導演《風之谷》的作曲委托工作,彼時的他正處在轉型當中,不再試圖將自己的音樂實驗合理化為前衛藝術,而決心成為貼近大衆的“街頭藝術家”。此後,他與宮崎駿的動畫一起走過了三十多年。宮崎駿曾說:“當我開始做《風之谷》時,我的觀點是一種滅絕的觀點;當它結束時,我的觀點是一種共存的觀點。”從前衛到街頭,從滅絕到共存,久石讓和宮崎駿的藝術道路,可謂若合符節。

久石讓將創作者分為兩種,一種是追求令自己滿意的作品,不考慮成本和産量多寡的藝術家,一種是將個人定位為社會的一分子而進行創作的專業人士。他決心秉持後者的態度。沒有這個選擇,就沒有《天空之城》《龍貓》《菊次郎的夏天》《千與千尋》等觀衆們耳熟能詳的旋律,它們不斷出現在八音盒,手機鈴聲……他賦予了街頭藝術家新的含義:讓自己的藝術作品,而不是藝術家自己,不斷顯現于街頭。

久石讓

賞析久石讓的鋼琴曲SUMMER

日本著名的電影配樂大師

帶妳回到音樂的原點

久石讓壹樣風格有影響力的作曲家

更"久石讓"的消息

精選演唱會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