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終都是第三者

張敬軒演唱會

從《Inside Out》到《HINSIDEOUT》,壹般人未必看出他曾經對社會有很多不滿的壹面。他說那個阿燥已是過去式,那麽還要拿來做演唱會主題?

可能我來了香港工作十多年,但在身份認同之上,我經常覺得,就算我住在這裏,就算我是納稅人,我依然用壹種第三者的角度去看這個城市,而我覺得這個城市的人,普遍都是燥底的。當出現某種情緒時,與其掩飾,不如利用,妳看我明明頭上著火,卻要保持壹種玩樂的心態,反正燥底都做不到什麽啦,所以我希望透過演唱會帶出這個訊息。

或者,香港人有時候真需要第三者來提醒壹下。早已拿了香港身份證及居留權的張敬軒,至今依然認為自己是廣州人,永遠有壹種第三者的心情,至今在尖沙咀鐘樓看過去,依然覺得壯觀美麗。

我經常都說,我是壹個沒後臺的人。當年兩手空空來香港,唯壹可以做的,我就是這樣唱歌,我就是這樣思考,希望大家支持我。我在這個地方耕耘這麽多年,當大家開始不大理會:我有沒有周柏豪咁靚仔,有沒有張學友唱得咁好聽,有沒有彭於晏的身材等等,當大家覺得張敬軒就是張敬軒,這就是對我最大的肯定。


張敬軒 – 缺

就像他的新歌《缺》壹樣:

殘破身軀註滿熱血,堅拒眼前由誰掠奪日後歲月;以初心對抗暴雪,不怕在低溫中氣喘,願望無懼否決;理想長存高空盤旋,從不缺;這困局就用雙手來解脫。

原來,張敬軒勉勵自己,也勉勵著香港人。

殘破身軀註滿熱血 -《

不僅僅座位表絕望,張敬軒壹樣很絕望。上次演唱會是2014年《Life in Passion》,印象最深是譚玉瑛的表演環節,相隔四年再開紅館個唱,他說這四年很難過。

音樂上,對我來說,過去四年很迷失,當我以為自己的音樂造詣進步時,這兩年香港樂壇突然重回八、九十年代的R&B。回想我入行時,正是周傑倫最流行商業R&B的時候,當年我的《My Way》就是打著R&B的旗號來港。當我以為熱潮已過,開始嘗試壹些電子音樂及其他style,突然間AGA、JW、馮允謙等新壹輩歌手出現,將我讀書時所聽Boyz II Men、Mariah Carey的風格帶回來,於是這四年來我不停在找音樂上的位置。其實從我的唱片中也聽得出,什麽都有壹些,什麽都想嘗試。

苦尋不果,面對前路更是悲觀。

如今音樂已變成壹張卡片,任妳再值錢,網上都只是賣8元,按壹個掣就下載,終有壹日,實體CD會變成壹種生活的風格。

他慨嘆,偏偏自己每次搬屋,最重最花錢的就是他近千張CD。

現在拿著碟,這些歌曲能夠跟足妳壹世。相對上,音樂慢慢變成壹種比較意識形態的東西,不再為我們帶來直接收益。我經常都說,香港仍然有心去寫歌、簽約、傾版權收益的人,真有壹份傻勁。我問壹位近年寫了很多熱歌的朋友共拿到多少版權費,他說四千元左右。唉,音樂變成卡片後,只希望卡片可以衍生周邊其他來維持生計。

人置身這大時代 投入幾番競技賽 -《櫻花樹下

2008年,張敬軒的《My 1st Collection》是香港最後壹張「本地白金唱片(3萬張)」的流行唱片。如今香港樂壇大不如前,他有否洩氣?

妳想聽真話,還是假話?前幾日我才想過:有時在香港,都不知做來為乜?我不是對自己的前途沒藍圖、沒希望,而是以前香港樂壇很有影響力,哥哥、梅姐在日韓都有粉絲,現在呢?基本上連港島、九龍都未必走得出去!

櫻花樹下
張敬軒 – Urban Emotions

他說香港不乏音樂人才,但市道不好,整個娛樂行業、機制卻沒有因此而齊心,沒有發掘出壹種新的生存方式。

換句話說,從來沒有求生過,依然擁有那種八、九十年代的優越感。

這些我們早知的事實,沒人夠膽說出來,更甚是沒人夠膽面對!

基本上整個樂壇的下坡路,源自四大唱片公司版稅風波。由那時開始,音樂頒獎典禮變得不好看,全因無論本地抑或國際唱片公司,都要拿著那條數,只要妳(電視臺)不給我那條數,我就拉大隊不過來。以前八、九十年代傳媒與唱片公司唇齒相依的關系,現在動輒就整間公司不來。另壹方面,電視臺又不給某間唱片公司去玩,有些電視臺卻沒有資源開音樂節目,所以大家看來看去都是《流行經典50年》啰。

他指出,現在香港有很多高科技的公司,都能在時代尖端分壹杯羹。

當整個潮流不是這樣的話,就要轉型,但我們娛樂行業是沒這回事。

轉型?他的好友王菀之,可說是近年轉型最成功的例子,歌影視幾棲。

如果純粹做壹個音樂人、壹個歌手,尤其只做壹個歌星,我們的命運不是掌握在自己的手,而是在觀眾對妳的認受性,以及唱片公司對妳的寵愛程度。

與其千方百計討好觀眾和唱片公司,他嘗試去營運壹些生意。

如果有壹日,我不去唱歌,要去打壹份工,起碼可以做其他工作,生活上有點安全感。

假使不快樂 妳總有得揀 -《友誼的小船》

與王菀之不同,他的轉型,壹切從音樂開始。

我做任何生意,音樂必須是壹個最基本的元素,無論做錄音室、抑或做餐廳,全都以音樂做出發點,亦是我最有信心全情投入的職業。我不會開壹間投資公司,或者買壹個物業去投資,根本沒有興趣,反而會做壹個集合,集合到壹大班音樂人的話,能夠呈現到壹份情懷。這幾年來,我開始覺得,情懷越來越重要。

友誼的小船
張敬軒;王菀之 – 友誼的小船

難怪,近年他的歌曲除了好聽以外,還特別帶出壹些情懷,類似《青春常駐》、《不同班同學》等等。

具體意義上,如何在商業音樂上做壹些有氧份的東西,而不是快餐?這是我入行多年來的壹個宗旨,別人說「言之有物」,我覺得「唱之有物」是很重要的。究竟我在唱什麽?我壹定要知道自己唱什麽。不過我知道這樣某程度上可能是壹點阻礙,但這真是很重要的。

過客別墅
張敬軒 – 過客別墅

說著說著,便說到《過客別墅》,當年希望做壹張唱片紀念自己住過的地方。

有時我都會思考,我們做流行音樂,除了在Instagram唉幾個贊,在YouTube爭到壹些小熱門,有時還可以做些什麽?可能我是八、九十年代長大,後生時聽小鳳姐的《順流逆流》,覺得有少許老土,只有阿爸阿媽才喜歡,直到前年澳門演唱會唱完壹段後,就開始很想喊,因為開始明白歌詞入面的意思,開始有智慧去消化那首作品,才感受到它的震撼。

講到震撼,最震撼張敬軒,相信是廣州錄音室事件,他斥巨資裝修,後來因地政問題,血本無歸。

八卦雜誌壹時喜歡報大數,壹時又會報細數。廣州那時比他們所說的數目說得多,當時我的投資是大約5千幾萬元。

嘩,還不算血本無歸?

廣州那次,數字上是失敗,但意義上卻是成功。妳說我安慰自己也好,從來沒人在廣州做過壹間國際級的錄音室,集合4個國家的團隊,只可惜具體營運不到。除了面臨本身的地政問題之外,很大程度是人的問題,我們興建了壹部宇宙飛船、太空穿梭機,但沒適合的駕駛員去駕駛,這才是問題的癥結。

如海嘯沖擊我 使我向下沈 -《余震》

宇宙飛船已建成,但他是錄音室的話事人,卻壹直深信自己只是個拿鑰匙的人。

當時經常出現做壹些私單情況,有人離開時甚至要求拿走他曾經錄過的所有東西,幾乎要去到報警的狀況。老實說,我們幫歌手錄音,那些錄音資料是屬於唱片公司、原作者所擁有,而我們只是保管而已。

余震
張敬軒 – 笑忘書

他壹直無法說服對方,就算沒發生收地問題,也幾乎走到盡頭了。

當時我發了毒誓,說自己不再做錄音室。壹生人不想再聽到「錄音室」三個字,我說過再做就要斬手!

「姣婆守唔到寡」?又或者,上天註定要他繼續做看門人。

Avon(佐敦雅旺錄音室)業主問我有沒有興趣接手,不做的話就改建成寫字樓。

他解釋,Avon向來是全港最厲害的錄音室,能夠去Avon錄音的歌手,證明有那麽點實力。以往只要站在門口,就能看到梅艷芳、張國榮、劉德華等等超級巨星的出現。

如果連Avon都結束的話,象征著香港的唱片工業壹個輝煌時段,正式劃上句號。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就算冒著斬手的毒誓,他依然挺身而出,最後發現寶藏處處。

當時我不知道Avon的錄音資料有多珍貴,後來發現入面擁有超過400餅母帶,保存了張國榮的《今生今世》、《追》、《我》,以及他在環球期間的所有歌曲錄音,亦有兩首他未曾發表過的作品。還有陳百強《壹生不可自決》、《念親恩》、《偏偏喜歡妳》、林憶蓮《沒有妳還是愛妳》、梅姐的8張專輯等等,統統可以將當中的樂器靜音而得到原聲,甚至聽到歌手的說話聲。正如我們清理兩餅Beyond的錄音帶,其壹是他們在麥花臣球場的live,甚至可以聽到家駒在說話。當時我問過業主,如果拆了的話,那些母帶怎麽辦?他說可能只在油塘租個倉擺放就算……

在他眼中,Avon的價值不是純商業錄音室,而是壹個充滿文物、充滿回憶的地方。

身處在 異地在認路的我 太過膚淺 -《我的天》

諷刺是,香港樂壇的重要回憶,全在「廣州仔」張敬軒的壹念之間。更諷刺是,即使他來了香港十多年,早已拿到香港身分證及永久居留權,但很多人依然覺得他不是香港人,偏偏他深表認同。

我都覺得我是廣州人,到我死的壹日,我依然覺得。無可否認,無論工作原因,還是生活原因,香港貫註了我很多的感情。

我的天
張敬軒 – 酷愛

他說如果法例允許,很希望自己就像肖邦這樣,心臟葬在波蘭家鄉,身體其余部分卻葬在巴黎。

如果有壹日,可能我選擇土葬或者什麽方式也好,甚至燒了都好,希望壹堆灰擺放在香港,壹堆灰擺放在廣州,分別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兩個城市。我們這壹代的廣州人,聽著香港的流行音樂長大,看TVB長大,包括卡通片及劇集,對香港有種既不陌生,卻又陌生的感覺。我們所看到的,只不過是電視裏或者音樂文化裏的香港,甚或是香港的人如何理解自己。我記得初來香港的時候,那刻站在尖沙咀鐘樓,看著對岸的中環,覺得很美很壯觀。當時我問身邊那個香港長大的助手:「妳們看到這個畫面,是否沒有感覺了?」他說:「不可說沒有感覺,但,都是這樣啦,由細到大都看慣了。」只不過,如今我每次再看,依然覺得這景色很美。可能我始終不是在香港長大,我看香港,與香港的人看香港,是有點不同。我唯壹可以說的是,無論工作上、音樂上,我在香港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是用自己的觀點去對待這個地方。

我估錯這個世界得到教訓 -《酷愛》

經歷這幾年所有發生在張敬軒身上的事,究竟學到什麽,看到什麽?我覺得每個人始終都要埋單的。

酷愛
張敬軒 – 酷愛

埋單結算,他說,公眾人物的難處,就是再沒有私人身份了。

就算回到家脫掉所有衫褲的壹刻都好,我都無法撇除公眾人物的身份。正如Kay之前的疫苗事件,她只是用媽媽身份,私人身份來說話,但無辦法,壹日是公眾人物,壹世都是公眾人物,當妳是公眾人物,所講的每句說話,所打的每壹個字,全都是壹句聲明。這,就是我近幾年來最大的感受。

於是乎,私人感受只好留在心中,凡事變得更謹慎。

他坦言,從小母親教他千萬不要為別人帶來麻煩。

譬如我入了英皇這幾年所經歷的事,我第壹個想到的未必是大智慧、大道理,而是我搞到老板、公司同事很麻煩,很多事情需要解畫。沒辦法,這是每個人的優先選擇,我在這個群體裏生活,我必須要以這個群體的利益和原則,作為考慮的先要條件。至於每個人自己的看法,我覺得只有自己知道就足夠了。

張敬軒演唱會

十年前張敬軒紅遍香港的歌

認識張敬軒

張敬軒個人演唱會與樂迷見面

張敬軒新單找尋天才夢想

更"張敬軒演唱會"的消息

精選演唱會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