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余春嬌,終成楊千嬅

楊千嬅

2017年4月28日,“春嬌志明”系列的第三部——《楊千嬅春嬌救志明》上映,余春嬌終于等到總也長不大的張志明決定擔起責任,唱著“余春嬌搭救張志明,搭救了他整個生命,賜他深情”,單膝跪地掏出了戒指。

歌手楊千嬅沒有一絲倦怠地對待著每一個問題,盡管它們中的大部分早已重複了無數遍,例如:你和余春嬌到底有多少相像之處?你到底是不是余春嬌?4月中去南開大學參加校園宣傳時,楊千嬅上台的第一句話便是:“大家好,我是余春嬌。”

2009年到2017年,余春嬌度過了與張志明分分合合的八年,始終在尋求一份內心的安全感,看似終成正果。楊千嬅也度過了余春嬌的八年,並在這八年中,完成了身爲楊千嬅的人生重建。在黃偉文爲楊千嬅寫的《楊千嬅可惜我是水瓶座》中,其中一句“拿來長島冰茶換我半晚安睡”並非空穴來風。《春嬌救志明》上映前,黃偉文曾在社交網絡上回顧了那個時刻:“那夜她收工後徑自走進我在喝酒的夜店,連環點了8個長島冰茶,她從來沒說而我也一直沒問,那個令她偶爾哭崩的人是誰,我只靜靜地陪著她喝,直到扶她上了的士。”

楊千嬅

突然發現楊千嬅有好多好聽的歌

楊千燁:再見二丁目,再見林夕

杨千嬅以情见长,寓情入曲

楊千嬅,我來聽你的演唱會

楊千嬅香港演唱會

更"楊千嬅"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