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韻詩一直有些疏離於香港樂壇的氣質

何韻詩

作為藝人,何韻詩一直有些疏離於香港樂壇的氣質。她由新秀大賽入行,也成名於《勞斯萊斯》、《木紋》這類異色情歌路線。但她卻不甘心,相信向世界出發,會看到比情歌更完整的意義。即便是拿下叱咤金獎風生水起的一年,她亦放低腳步,交出一張以精神病患為主題的《Ten days in the madhouse》。金融風暴來臨時,她又辦免費演唱會,於碧空萬裏高唱“快樂是免費的”。身處樂壇的漩渦,何韻詩無心戀戰天後之爭,寧願扮作鋼鐵人向全世界傳遞力量。2011年距第一張專輯《First》已經過去10年,她終於鼓足勇氣帶來自己的第一張國語專輯。 再見何韻詩,穿著T恤懷抱一把吉他唱《千千萬萬個我》,短發伶俐,天真和不妥協都寫在臉上。

何韻詩

何韻詩的替代品

何韻詩合於梁祝分於寶黛

何韻詩積極投入性別平權的運動

香港女星何韻詩日本見達賴

何韻詩反串不好受

更"何韻詩"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