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主義色彩濃厚

黃子華 舞台劇

棟笃笑是一種個人主義色彩濃厚的喜劇,表演者想出一個笑話,說了出來,當然也會期望觀衆笑,但表演者只要盡力演出,他在舞台上的責任已經完成了,最後這個笑話到底能不能逗樂觀衆,那另一半的責任就是觀衆的。觀衆想笑就笑,不想笑就不笑,這是你的事。但我們這邊的喜劇仿佛覺得能不能逗笑觀衆全是表演者的責任,因此大陸的不少喜劇演員,無論是說相聲,還是演小品,抑或拍電影拍情景劇,都有很明顯的討好觀衆的傾向。討好觀衆不是不可以,但一味這樣做就會造成喜劇內涵的空洞化。郭德綱經常在舞台上講,說相聲首先要可樂,相聲要是不可樂那就太可樂了。這麽說也沒大錯,更是在相聲長期接受“寓教于樂”等口號宣教的浸淫下對喜劇基因回歸的召喚。因此郭德綱的相聲基本上以逗樂觀衆為第一要務,這又剛好和他商演還有德雲社發展的經濟訴求結合起來,進一步促使他把搞笑放在第一位。但搞笑可以是誇張的惡搞,也可以是機智的嘲諷。嘲諷裏又有簡單的諷刺和複雜的反諷,這裏面就有知識視角和品位高低的差別。

郭德綱早年的相聲還有諷刺的力度,但德雲社做大做強後他的相聲出産率開始下降,諷刺性也大為削弱,更多的是誇誇其談的惡搞。什麽這個人的手機專門藏在屁眼裏,那個人的媳婦兒和自己眉來眼去有一腿,姑且不論低俗高雅的問題,問題是這些段子的確可以博人一笑,但無法博人二笑三笑。因為誇張性惡搞的背後都是空洞無物的,既沒有思維的樂趣也沒有諷刺的快感,難以讓人將笑容反複回味。

黃子華則不然,因為他說的都是城市居民日常生活的所見所聞,而他則往往會顛覆掉所謂的市民意見,常常讓人先是愕然,爾後才宛然。有一次黃子華在台上談香港的失業問題,對觀衆說:“你們啊,一定要多讀點書。”單看這句話,以為黃子華是勸觀衆多讀書才能找到工作,但黃子華接下去卻說:“多讀點書,你才能知道自己為什麽會失業!”當時我看現場不少觀衆就先愣了一兩秒鍾,然後才笑出聲來,繼而鼓掌。

說起來,在演出現場,觀衆給黃子華最多的反應除了是笑聲,就是掌聲。這個掌聲,絕不是如郭德綱所諷刺的“主流相聲”那樣,是電視台或主辦方有人安排領掌的那種假鼓掌。觀衆給予黃子華的掌聲,恰恰反映出黃子華的段子不僅僅只抖笑料,更展露出表演者的機智、獨特新穎的思維,乃至個人氣質濃郁又不失理性的價值觀。

黃子華 舞台劇

黃子華逐壹感謝恩人

黃子華不經意紅了眼眶

黃子華努力賺錢壓力大

黃子華棟篤笑周潤發做座上客

黃子華生命中最重要的幾個女人

更"黃子華 舞台劇"的消息

精選演唱會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