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文化聖人

Bob Dylan 演唱會

2016年諾貝爾獎一紙證書,Bob Dylan一夜之間從小衆的「亞文化聖人」變成大衆的「音樂教父」,各種贊譽堆砌在身。

今天我們不談諾貝爾獎,換一個吹Bob Dylan的方式:過去50年裏,他如何影響了全世界的藝術創作?

說起來,不管你屬于哪個領域的小文青,都會發現自己的愛好繞不開Bob Dylan的名字——

文學世界裏,村上春樹「世界盡頭與冷酷仙境」中,主角離開世界前聽著他的「Blowin’ in the Wind」;

詩歌世界裏,中國詩人北島選編「給孩子的詩」時,把他作為美國詩人的代表,選入他的「Blowin’ in the Wind」歌詞;

電影世界裏,拍出整部美國當代史的奧斯卡最佳影片「阿甘正傳」,一口氣用了兩首他的歌「Blowin’ in the Wind」和「Rainy Day Women #12 & 35」;

科幻世界裏,小說「銀河系漫遊指南」中,宇宙終極問題是他的一句歌詞「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before you call him a man?」;

漫畫世界裏,拿到「雨果獎」、被「時代」評為上世紀最佳小說之一的「守望者」,拍成電影後用他的「The Times They Are A-Changin’」開場;

時尚世界裏,日本設計大師山本耀司把他稱為自己的「神」,說聽他的歌感覺讓自己回到故鄉…

要是一個男孩說他的愛好和Bob Dylan完全無關,那他一定很無趣。

今天推送的「The Times They Are A-Changin’」,Bob Dylan創作于1964年。不如「Blowin’ in the Wind」有名,但卻是他被貼上「時代代言人」標簽的代表作品——

60年代冷戰陰影下的美國,人們視Bob Dylan為年輕人憤怒的代言人。

還有一個小插曲,這首歌發表1年後的1965年,Bob Dylan從民謠轉向搖滾樂,使用電吉他。

得知老爺子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時,我確實是有點意外,一個美國的民謠搖滾歌手爆冷得到了這樣一個備受關注的文學獎項,這種事情聽起來怎麽都覺得不靠譜。

看過他的詩歌集才發現,原來他比我想象中要才華橫溢得多了,迪倫不僅是個偉大的音樂家,「詩人」的身份更是不能忽略。他在早期創作的作品,涉及的題材就已經非常廣泛了,歌唱流浪生活、感慨波折的戀情、針砭時事、批判戰爭、描寫美國社會的底層人物等等。抛開音樂,只看歌詞,常常會以為其實自己在讀一個故事,被詩歌的皮囊包裹住的故事,有人物、場景和情節,這就是為什麽我讀迪倫的詩歌並不會感到枯燥的原因。

(鮑勃·迪倫)在偉大的美國歌曲傳統中開創了新的詩性表達。

——諾獎授獎辭

今天要推薦的詩歌(或者說歌曲)並不是廣為人知的《Blowing in the wind》,而是詩歌集的第一首詩——《Talking New York》(說唱紐約),這並不表示我對這首詩存在偏愛,只是它看上去沒有那麽像歌詞而已。

說唱紐約 Talking New York

從荒野西部流浪到此

離開了我最愛的家鄉

自到我進了紐約城裏

老百姓往地的底層走

棟棟高樓卻往天上建

紐約城裏的冬日時節

寒風吹起雪花處處飛

走在街頭我無處可去

有人可能凍到骨子裏

凍到骨子裏的人是我

《紐約時報》說這是十七年來最冷的冬天

讓我覺得沒那麽冷了

肩上挑著一把舊吉他

我趕上一節地鐵車廂

一路搖晃翻滾輾轉後

我才踏進紐約市邊上

那格林威治村的土地

我走著走著來到街上

林立咖啡館中的一家

我上到舞台唱歌彈琴

那邊那人說:“改天再來吧

你的嗓子像個鄉巴佬

我們要的是位民歌手”

好吧,我開始吹口琴維生

吹得肺爆一天才賺一塊錢

吹得我內外翻轉上下顛倒

那邊那人說,他好喜歡

不停地說他愛我的琴聲

吹一天一塊錢也算值了

好幾個星期我就這麽過

終于在紐約城找到工作

地方大些,賺錢也多些

甚至加入公會交了會費

一個很偉大的人曾經說過

有些人搶劫只用一支鋼筆

要不了多久我就明白了

他這句話的意思何在

很多人餐桌上沒有豐盛的食物

他們卻擁有很多刀與叉

那些刀叉總會排上用場

Bob Dylan 演唱會

致敬偉大的Bob Dylan

Bob Dylan的商業成就是如何獲得的

Bob Dylan最復雜難解的時代傳奇

Bob Dylan是一個近乎神的存在

Bob Dylan那些妳沒見過的瞬間

鮑勃·迪倫是一個偉大的曲作者

更"Bob Dylan 演唱會"的消息

精選演唱會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