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石讓的音樂厲害的地方就在於它能很好地配合電影的情感

久石讓

久石讓的音樂厲害的地方就在於它能很好地配合電影的情感。比如在宮崎駿動畫電影裏,久石讓能很好地配合電影裏各種奇幻跌宕的情節。《幽靈公主》裏的深沈以及古日本氣息;《魔女宅急便》裏成長的輕快;《紅豬》裏男人世界的浪漫············宮崎駿與久石讓的合作是動畫界的佳話——北野武與久石讓的組合是電影界的美談。《Summer》《River side》讓我認識了北野武,《Thank you for everthing》《Sonatine》讓我死心塌地地迷戀上了北野武的精神世界。久石讓在北野武電影裏的配樂根據情節的不同有不同的版本,而且相互有著很大的空檔間隔,就是說壹部電影裏經常是沒音樂的——也沒臺詞。這正好與北野武“以畫面來詮釋情節”的準則相配合了。死亡是很沈重的。

當北野電影裏發生了死亡,電影的聲音會有兩種情況:壹是沒有任何的音樂和臺詞,只有寥寥數下的槍聲,然後又是寂靜;二是長久的音樂鋪排,沒有臺詞——《HANA-BI》《Sonatine》《Brother》結尾處就是最好的例子,人物在死亡或臨近死亡時,他在想什麽?死亡又是怎麽壹回事?久石讓的音樂很好地表現出了北野拍出來的畫面。久石讓的音樂聽起來貌似都是壹個模式,比如鋼琴的鋪排,反復的節奏,小提琴營造深遠的氣氛(我說的是感覺到的——畢竟我不懂音樂)。但我壹點也不覺得他的音樂是單調的,從宮崎駿到北野武,到姜文,到東京,到東莫村·······看電影時或暢快淋漓,或潸然淚下,或陳靜思考,過後總是想聽聽久石讓在其中的配樂,聽著聽著,對電影似乎又有了更深的理解。《Sonatine》末尾,在怪誕但聽著不失平靜的音樂下,北野展開了短暫的暢快淋漓的復仇,隨後自我了結——宿命與音樂壹齊完結。

《HANA-BI》末尾,長長的音樂與長鏡頭,不知道包含著的是絕望還是希望的音樂奏響。那個想讓風箏飛起的小女孩,不斷的海聲,那對相愛相依的夫妻。音樂戛然而止,槍聲響起,沈重的死亡。《Brother》末尾,為兄弟無畏赴死的北野只身承受黑手黨的復仇,在寧靜的音樂下,被埋沒在此起彼伏的步槍聲中。號聲響起,與漸行漸遠的鏡頭壹齊為倒在血泊中的他送行。《菊次郎的夏天》末尾,小男孩的歸家之路。輕快、感人的音樂。“叔叔,妳叫什麽名字?”“菊次郎啊 他媽的 滾啦”——通過音樂,我感覺到了,小男孩成長了,大男孩的夏天也回來了。

久石讓

賞析久石讓的鋼琴曲SUMMER

日本著名的電影配樂大師

帶妳回到音樂的原點

久石讓壹樣風格有影響力的作曲家

更"久石讓"的消息

精選演唱會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