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度》透視香港矛盾 黃子華:預咗無人睇

文章日期:2016-07-07
「男神」黃子華於7月1日在演藝學院首度公演的舞台劇《前度》,久候的粉絲空群而出,秒殺全院門票,即使由18場加至24場仍一票難求,男神卻說最初「預咗無人睇」:
當搵到一齣自己好鍾意的劇,至多預咗無人睇,但仍會覺得有價值。
黃子華對《iMoney智富雜誌》說。 這齣「男神」極愛的劇目,來自20年前的英國名劇《Skylight》,乍聽與今時今日的香港觀眾這麼近那麼遠。 劇中兩位靈魂人物--導演陳曙曦和編劇莊梅岩,坐在寧靜的排戲室內,解構今次演出的背後想法。
劇中講緊不同階級間的價值觀爭拗,正正就係現在香港處於非常割裂的狀況。以前香港無咁多矛盾,近幾年好多,20年前我哋唔明的東西,現在就明了。
導演陳曙曦說罷,身旁的莊梅岩神來一句補充:「相信好大批觀眾是子華Fans,其實佢哋應該了解吓,子華點解要做呢個騷。」

導演 陳曙曦(圖左)現為天邊外劇場藝術總監,本港資深戲劇工作者,2012年獲提名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導演獎」、2011年及2009年獲香港小劇場獎最佳導演。編劇 莊梅岩(圖右)本地著名劇作家,曾獲得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劇本,並曾出版《莊梅岩劇本集》。(王嘉昌攝)

導演 陳曙曦(圖左)現為天邊外劇場藝術總監,本港資深戲劇工作者,2012年獲提名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導演獎」、2011年及2009年獲香港小劇場獎最佳導演。編劇 莊梅岩(圖右)本地著名劇作家,曾獲得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劇本,並曾出版《莊梅岩劇本集》。(王嘉昌攝)

自從前年完成在紅館的棟篤笑《唔黐線唔正常》後,「男神」黃子華去年開始籌備新的演出計劃,早前他在訪問中自言香港前景太悲,度不出笑話,於是改做舞台劇。 踏入5月,在幾乎零宣傳下《前度》門票一出已迅即售罄,黃子華專心排戲謝絕所有媒體訪問,黃昏時分記者來到大角咀一幢唐樓,撑上5層樓梯到排戲室找導演編劇,剛好遇上排完戲的黃子華。本來趕着離開的他一談到這齣好戲,也停下來接受訪問。 男神:好劇目+好導演
(演出計劃)最初諗法係以劇行先,無考慮過市場反應,只要搵到一齣自己好鍾意的劇,就算無人睇都會做的話,咁我先會做。至多預咗無人睇囉,但仍會覺得有價值。
他幾經轉折取得英國著名舞台劇《Skylight》的版權,此劇20年前首演,以一對忘年男女的不尋常感情關係切入對階級主義、社會不公、經濟價值等爭議,去年在英美重演仍大獲好評。 「其實除了劇本,有幾樣東西若欠缺的話,我都有機會唔做,包括沒找到好導演。」去年中,黃子華主動邀請陳曙曦加入,
我20年前已認識陳曙曦這名字,最初只知佢係一位好出色的演員,後來知道原來佢亦係一個好好的導演,係一個好全面、好清晰……總之係一個勁人啦!
陳曙曦本身是「天邊外劇場」的藝術總監,對表演藝術的認真態度圈內聞名,不輕易接戲,黃子華於是將《Skylight》劇本先給曙曦細讀,等他愛上這齣戲後再談合作。「某程度等佢回覆時,都幾心跳,擔心佢鍾唔鍾意呢?唔會唔拒絕呢?如果佢唔肯,我就慘啦。」男神遇上男神,結果在好友兼為此劇改編的莊梅岩穿針引線下,兩人首度合作。 申請版權過程艱辛
第一次同子華傾合作,他專登撑5層樓梯來這裏,那是我們首次真正深入的傾談,我好驚訝佢對劇場的專業認知,好認真研究劇本,有些我可能也沒看過,不是一般為過戲癮而來的明星。
導演陳曙曦說,接受邀請另一原因是此劇作並非一般商業戲,「反而擔心會否認真過頭,因為睇子華的觀眾大多是睇棟篤笑,這作品會否深咗啲?」

黃子華憶述最初演出計劃有機會不能成事,包括劇本版權問題,還有導演陳曙曦是否可以參與。(王嘉昌攝)

黃子華憶述最初演出計劃有機會不能成事,包括劇本版權問題,還有導演陳曙曦是否可以參與。(王嘉昌攝)

有別於一般豐富的現代劇,《前度》沒有多媒體特效,也沒千變萬化的台燈,全劇只有三個演員,最多同場出兩個,編劇莊梅岩形容,是「回歸基本」只靠演員現場演繹拉住觀眾注意力和情緒的嚴肅正劇。即使如此,粉絲還是慕名而至,門票甫開售已被秒殺賣光,陳曙曦說,以黃子華的爆燈人氣來說,一日內門票售罄並不出奇,但對本地舞台劇來說卻肯定是異數。 「我有問過佢(黃子華),到他這個狀態可以做好多其他嘢,為何會揀相對地回報不大、又要花許多時間(至少1至2個月)的舞台劇做呢?他的回答令我印象好深,佢話:
『香港觀眾係值得睇一啲世界出色高質素的劇本。』   當然佢覺得香港人質素高先咁講,所以想透過自己的能力買一些高質素劇本,帶好戲返香港做,亦透過本身的號召力,令件事的推力更大。

陳法拉(右)兩年前到美國紐約茱莉亞學院修讀4年的戲劇碩士課程,此行為參演《前度》回港,她對劇場的熱情及知識令導演和編劇印象深刻。(王嘉昌攝)

陳法拉(右)兩年前到美國紐約茱莉亞學院修讀4年的戲劇碩士課程,此行為參演《前度》回港,她對劇場的熱情及知識令導演和編劇印象深刻。(王嘉昌攝)

劇中矛盾反映香港 將20年前英國著名劇本,帶給此時此刻的香港觀眾,陳曙曦作為導演,並不擔心香港觀眾難以投入欠共鳴。「作者David Hare寫的時候,不單是寫一個愛情故事,而是借一段關係講社會的價值觀、階級,不同人面對的社會問題,而不是由兩個政客去講政治,這是此劇聰明的地方。」 他從20年前的英國劇本,看出今時今日的香港現況,「香港其實依家處身的狀況,是好多國家20、30年前狀況,無論政治文化,20年前我哋唔明的東西,現在就明啦。」劇中男主角是白手興家的中年企業家,女主角則是平民年輕教師,二人即使相愛卻持守不同價值觀,
一個企業家點睇平民,一個平民又點睇社會不公義,正正是現在香港處於非常割裂的狀況。以前我哋無咁多階級矛盾,近數年出現好多,例如仇富心理、民粹,也有世代矛盾,亦見到這種割裂漸漸趨向極端。揀呢個時候做這齣戲,觀眾反而更加明。
陳曙曦認為黃子華對社會觸覺敏感度高,挑選這戲有一定心思。

《前度》一劇有不少精警但較長的對白,陳法拉在社交網分享,除了排戲還特地去上廣東話堂。(互聯網圖片)

《前度》一劇有不少精警但較長的對白,陳法拉在社交網分享,除了排戲還特地去上廣東話堂。(互聯網圖片)

現實生活中,港人也不難感應到這種矛盾對立,朋友家人因着對政治社會持不同看法愈走愈遠,這也是導演對此劇最大的感受:
依家見到香港人睇一件事好絕對,非黑即白地定性,不同階層之間的誤解好深,這套戲所講正是大家都覺得自己有真理,矛盾一直無法解決,從而衝擊觀眾一些想法。   好像兩位主角原本感情好好,撇開所有政治、社會、文化等等睇法,其實都好愛對方,但偏偏正是大家價值觀不同而無法走埋一齊,令人深刻亦可惜。
角色背景發人深思 至於將劇本改成現代香港觀眾看得懂、聽得入耳的重任,落在莊梅岩之手。好的劇本具有時間地域的穿透力,《Skylight》就是這樣的好戲,莊梅岩在繙譯期間,驚訝劇中對白的劃時代力量:
我譯的時候都仍然覺得對白好中,例如我成日覺得香港有三個職業好重要但無被重視:記者、教師、社工。女主角就講到佢好落力做教師,但政治家只懂去批評,其實教師在最前綫幫緊解決許多社會問題。
由《Skylight》改成《前度》,莊梅岩說只略將英國的人名地名改為本地,其他絕大部分情景都按原著繙譯,時代背景也保留20年前即九十年代的香港,不會直白地加入本地時事或場面,「這齣劇不算難改,因為那些情景香港一樣有,絕不會感覺離行離捺。」 劇中男主角是成功企業家,黃子華的電視入屋形象卻草根賴皮;陳法拉形象高貴美麗,難以聯想是劇中的平民女子,二人擔綱似乎要考驗導演的導戲功力。 陳曙曦透露,其實男女主角的背景設置相當有趣,男主角雖是中年的餐飲業企業家,但出身草根,屋邨長大,說話可以很粗俗,後來靠白手興家搞餐廳捱出頭;女主角則剛好相反,本身是一個大律師女兒,年輕貌美,受過高尚教育,但選擇一種草根的平民生活,到偏遠地方龍蛇混雜的學校教書,希望幫助有需要的孩子。 陳說二人都有劇場知識,對劇本認真,希望可以導出演員展現新的特質,例如觀眾從未見過一個深情又容易受傷的黃子華。
這是好寫實的劇,但不同睇電視,舞台上的感情好細膩,希望一般觀眾看完會感動又好笑,非一般的觀眾更會再諗多一層意義。

《前度》全劇只有3個演員,黃子華(右)為中年企業家,陳法拉(中)為年輕女教師,劉俊謙為企業家兒子。

《前度》全劇只有3個演員,黃子華(右)為中年企業家,陳法拉(中)為年輕女教師,劉俊謙為企業家兒子。

《前度》透視香港矛盾 黃子華:預咗無人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