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子華演“黃子華”

黃子華的忠實擁躉,應該會記得多年前他曾經與梅艷芳合作過壹部名為《男歌女唱》的電影,在片中,信心爆棚的黃子華通過壹系列的訓練手段,成功讓膽小自閉的梅艷芳找到了自我,並最終成為了歌唱比賽的冠軍。

這個故事的結構脈絡和時下熱播的電視劇《My盛Lady》有異曲同工之妙。公關公司的創意總監香廣男為人吊兒郎當,鬼點子十足,沒事最愛對“盛女”進行改造,並成功幫助了不少在感情路上壹直碌碌無為的女人,因此也被人捧為“教主”。大家註意,這裏所說的“盛女”其實就是內地所說的“剩女”,“剩”這個詞太難看了點,好似剩菜剩飯,顯然不如茂盛的“盛”來得吉利。在劇中,盛女們的特點各不壹樣,有拜金的,有缺乏女人味的,有公主病的,也有極度缺乏自信的,這樣或那樣的性格對她們獲得幸福婚姻生活形成了阻礙,而香廣男的及時點撥,最終讓她們發掘了身上的優點,找到了各自的真愛。

黃子華Drama,黃子華Drama2016,黃子華HK Drama

這樣看來,香廣男的角色倒有點像《非誠勿擾》中端坐舞臺壹側的情感專家,蹺著二郎腿,打量著前來碰運氣的男女嘉賓,然後針對他們的表現,用自己對愛情與婚姻的領悟和認識,來開解、指導那些在感情路上壹直找不到方向的迷途羔羊。但實際的情況是,香廣男自己也是壹個存在情感問題的人,內心有壹段不可觸碰的心結,而他的對象盛花蕾同樣是在這方面缺壹根筋,按照故事發展邏輯,結尾他倆應該會在壹起,而他們的結合實際上也是壹個自我認識和相互扶持的過程。因此我個人認為,該劇給大家最大啟發是:愛並不是為了尋找合適的另壹半,而是自我發現,愛的過程不是向外延伸,而應該是向內探索。

當然,妳也可以認為以上觀點是在胡說八道。或許本劇的創作本意並非真的是在探索愛與被愛的關系,而僅僅是讓久未在觀眾面前露面的黃子華給仍在耐心守候他的粉絲們打個招呼。可以說,這部劇是壹部典型的黃子華作品:輕松簡單的故事情節,妙趣橫生的棟篤笑臺詞,還有黃子華招牌式的個性表演。從《男親女愛》到《棟篤神探》,黃子華身上的標簽壹直沒有變過:賤格、刻薄、風趣,同時也深情萬分。黃子華的愛情戲是非常耐看的。他始終與女主角保持若即若離的狀態,並且永遠是“好男就要跟女鬥”,在讓人哭笑不得的多層事故中,小冤家終成眷屬,而觀眾們則壹邊撫掌歡笑,壹邊抽出茶幾上的紙巾,吸壹吸眼角滑落的淚珠。

有報道說,TVB原本是打算請息影多年的鄭裕玲出山,來和黃子華搭檔演壹部愛情劇。但由於多方面原因,最終兩人未能再續前緣(《男親女愛》當年在香港創造的收視奇跡,至今沒有被打破),只好重新撰寫劇本,於是有了現在看到的這部《My盛Lady》。這事多少讓人覺得有些遺憾。值得慶幸的是,徐子珊這次的表演也是相當不賴的。應該說,和黃子華搭戲的女演員都非常容易出彩,除去鄭裕玲以及前面提到的梅艷芳,《棟篤神探》裏的蔡少芬,《絕代商驕》裏的佘詩曼,應該說都奉獻了各自從影以來最棒的演出,她們在面對黃子華這樣的演員時,貌似突然放得更開了,也更揮灑自如,仿佛與他在戲中鬥法是壹件其樂無窮的事情。

話說回來,雖然有了以上所說的諸多優點,但本劇依然擺脫不了港劇近些年來空洞且無聊的本質。不知所以的故事結構,啰裏啰嗦的言語交鋒,膚淺而庸俗的話題探討,給人壹種看了也就看了,看完也不知道他們究竟在幹什麽的感受,甚至很難想象這樣壹部劇如果是國產劇,該會糟糕到何種地步。但還是那句話,如果妳是黃子華的忠實擁躉,妳就會從劇中品嘗到久違的滋味和歡喜,就會被那些並不精彩的黃式金句所逗樂,並且會被這場並不轟烈的戀愛所打動。我把這些歸結為黃子華的個人魅力所在,他演的余樂天、莫作棟、麥提爽、香廣男等等,其實都是壹個人,妳可以說他演的都是他自己,也可以說他創造了壹個永久而固定的“黃子華”形象,並貫徹始終地復制、加工,從而壹次又壹次讓喜歡這個形象的觀眾癡迷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