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張學友門票有多難搶?星爺《破壞之王》早告訴過你!

「歌神」張學友暌違5年,明年將再度攻蛋,在台舉辦6場演唱會,門票在今天中午於拓元售票系統正式開賣,歌神魅力超驚人,開賣的前3分鐘就湧入超過20萬人瘋搶,爆衝的流量與人次瞬間破了系統紀錄,一度讓系統當機癱瘓。全部6場6萬6千張門票最後在20分鐘內就完售,有不少粉絲在搶票過程苦苦看著轉個不停的頁面,無奈鎩羽而歸,只能在網路上互相哀號取暖。不過,其實早在22年前,周星馳就已經知道歌神門票有多難搶,在自己的電影《破壞之王》裡演出搶張學友門票的橋段,辛苦過程讓今天搶票失敗的粉絲看得心有戚戚焉。

          張學友明年將在台灣一連舉辦6場演唱會,全部6場6萬6千張門票最後在20分鐘內就完售,一票難求。

周星馳在自己1994年上映的喜劇片《破壞之王》中,演出外送員何金銀,有一幕場景就是何金銀在帳篷裡夜排,為的就是要搶張學友演唱會門票,甚至還有黎明粉絲亂入買票現場,而被眾人蓋布袋毆打的爆笑橋段。而劇中有人要拿錢跟美色與排在隊伍第一個的星爺交換,但是他為了搶票完全不打算屈服,甚至教訓對方:「你用這種骯髒的手段,她(女朋友)一定不會原諒你的」、「妳不肯為愛情犧牲,那妳這一輩子都別想買到門票了,哼!」但是在看到一個老奶奶說是要幫孫子搶票時,星爺體貼地讓給了對方,不料後來門票全被老奶奶的黃牛孫子給搶光,當他忍不住要向對方購買黃牛票時,警察竟出現把對方抓走,讓星爺超失望。

周星馳(左)在電影《破壞之王》裡曾為了搶張學友的門票而在帳篷裡夜排。(翻攝自網路)

失落的星爺後來難過地坐在樓梯上抱頭懊悔時,旁邊突然有人出現,並問他:「為什麼一個人坐這還不走?」何金銀就難過表示:「我只是想買2張門票,但是買不到,上天對我真是太不公平了!」沒想到,抬頭一看,對方竟然正是張學友本人,他還對何金銀說:「傻小子,你當然買不到,全在我這。」之後更把掏出來的這2張票直接送給何金銀,讓他感動直呼:「張學友,我愛你!」今天搶票失敗的網友們看了這個22年前的電影片段,忍不住感嘆:「想到每次搶票失敗的結果就…為什麼我沒辦法像何金銀一樣遇到張學友」、「原來票都在張學友身上,怪不得我們搶不到!」

何金銀運氣相當好地直接從張學友本人手中獲得一票難求的演唱會門票,讓今天沒搶到票的網友相當感慨自己怎麼沒有這樣的好運氣。

陳柏宇預告個唱不騷肌

陳柏宇為慶祝入行十周年,將於11月26至27日假九展舉行「Jason Chan The Players Live In Concert 2016」演唱會。昨日的發佈會上,柏宇由4名忍者抬出場,他便架上墨鏡拿着遊戲機大擺Chok爆甫士。

柏宇預告在個唱上會做回自己,不會騷肌,希望大家不僅將焦點放在其音樂上,也可以加深認識他的個性,他表示:「雖然不用節食減磅,但會操體能,記得唱完一場騷回家後便謝晒,耗用體能好大,(為何不選擇較大場館演出?)這樣都幾好,可以做兩場,我第一次舉辦兩場演唱會,通常頭一晚偏緊張很難放鬆,第二場的話便可以體驗一下第二晚感受。」

柏宇透露女友會兩晚都來捧場:「她會帶我屋企人和朋友來睇,嘉賓方面已邀請了兩位前輩級歌手,有待確實後才能公佈。」問到他會否在台上求婚,他肯定說:「不會,因自拍拖到準備結婚都沒有太多私隱,故不想全世界人目睹我的求婚過程,就留點私人空間給我們浪漫一下。」柏宇準備在外地求婚,更已買下結婚戒指求婚,預計明年拉埋天窗,他笑說:「女友話求婚戒指好炫耀,沒此需要,(幫你慳錢?)是幫我們慳錢,我有提議一人求一次,已遭女友拒絕。」

【專訪.影片】陳柏宇開竅:想大家去認識我

演唱會11月底舉行,兩場門票一早售罄,問Jason是否打算見好就收,他說這部分不到自己控制:「自己不太想加場,留一個demand都幾好,可以塑造一個exclusive,另外我沒有經驗連續兩日做大型音樂會,每次做完騷我把聲都會『謝』,所以其中一個我會擔心是自己的狀態,如果再加一場我會更緊張,反正我覺得大把機會、大把時間。」最終的結果是,公司決定加開第三場。有關演唱會的內容,Jason說部分細節仍未落實,所以只能透露觀眾入場會如同睇了3個騷,聽落好抵咁?「演唱會不會做些大家都期待我會做的事如除衫、求婚,想要讓大家看到我的成長,這是不易表達的topic,透過我們揀的歌去平衡樂迷想聽與我想唱的作品,因為我們想做一些在演唱會上沒怎麼見過的東西。」

工作上被接納

想讓大家看到自己成長了,但演唱會名為《The Players Live In Hong Kong 2016 》,這又是什麼的玩法?「你不覺得players是一個大人才會有的名字嗎?你要有一定的經歷、地位才會叫players,當然不是說自己有地位。其實結他、打燈等人都是players一部分;另外我自己很喜歡玩,所以大家可以在海報見到不同的我在做不同的事,想讓大家知道我是好動、活躍的人,因為大家以前不會透過歌曲看到我這一面。最想表達我的性格是什麼,我好想大家去認識、熟悉陳柏宇,想去了解我更多,不要因為舊歌而去喜歡我。」

從前的陳柏宇,簡直沒可能說出這些話。到底是成熟了或是開竅了?他說近兩年之所以投入自己的音樂,是因為監製Edward Chan的關係。「他會問我對歌曲的意見、又或者迫問我聽demo時感受到什麼,慢慢進展到同事跟我商量其他事。見到同事、監製告訴我,他們很喜歡這次去演繹作品的方法,又或是一齊去諗做些什麼,outcome不一定是預期中的好,但過程我以前是感受不了的。近一兩年開始參與多了,也很喜歡這感覺,整team人去完成一件事。」相信聽到這番話,最開心的應該會是Jason唱片公司全體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