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韻詩「未到最差一日都撐住」

沒有唱片公司撐腰、沒有財團支持、沒有大品牌贊助,何韻詩依然夠膽踏上紅館舞台,4場共48,000張門票依然全數售罄。阿詩在她這個黑暗時期裏,其實從未黑暗過,黑暗中見曙光,得到的反而比從前更多!

1939年,聖雄甘地寫了一封信給獨裁者希特拉,希望他能停止將世界推向戰爭邊緣,信件的抬頭是「Dear friend」。今年10月的紅館演唱會,何韻詩同樣以「Dear friend」來命名,以「黑色」為主題。阿詩認為在如此分裂的社會下,我們不必視理念不同的人為敵人,即使像她一樣身處黑暗的環境中,也能找到七彩的顏色,能看到更多的可能和希望。

不能自己封殺自己

「我們不能閉上眼,然後說現在的香港太平盛世,即使你如何不關心,也會知道我們處身於荒謬的年代。你可以覺得我太正面,但我真是覺得最差的時候反而會出現更多可能性。以我為例,有唱片公司照顧時很安穩,不會嘗試那麼多;現在的我去到一個所謂『被封殺了』的困難時間,反而能開拓出更多。當然,這是困難的,不是人人都能靠自己的力量做到,但我們不能失去希望,不能自己封殺自己!」

重返紅館開騷一腳踢

第一次籌備大型如紅館的演唱會,阿詩要同時兼顧演出、創作、製作、市場,要控制不超支,也要找贊助。外人以為找贊助是阿詩最困難的地方,其實並不是。她說﹕「宣布申請到紅館檔期後,曾有4、5個大集團和我傾贊助,有些甚至是冠名贊助。這兩年,我從一個體制跳了出來,今次重返紅館如用回舊體制的方法,實在說不過去,所以一開始已想將贊助商數目拆散,讓更多人參與其中。後來『神推鬼擁』地發生那件事(Lancome事件),本身有的一些大銀碼贊助商也被嚇退了。」

以為淡化 原來是假象

一宗單純在香港進行的商業行為,卻因為別的地方、別的原因而被取消,令阿詩看清楚那份恐懼原來有幾大!她說﹕「你以為淡化了,沒再那麼誇張地針對你了,原來全是假象,方丈仍然那麼小器!這是個很重要的信息,原來我們的社會已變成這樣了,不要以為那件事觸不及自己就不存在,事件只會愈來愈惡化。當事件朝着一個方向發展,我們是否要認命?是否要出來道歉?前路被封,我們能否找第二條路?能否開鑿新出路呢?哈!我條命天生不能舒服地掙錢,即使可以,眼見那麼多人被欺凌、被打壓,掙到錢也不開心。」

「這地方還未完全死亡」

順理成章,阿詩推出她的「集體獨家贊助計劃」,最後獲300多間本地中小企及市民以個人名義支持。「最初想像或有百幾個贊助商,最後超出預期,總贊助額超越我從前的紅館演唱會,相信也超越了大部分歌手平時能夠獲得的贊助額。這證明我們這地方還未完全死亡,城市裏仍有很多細小但不能被看輕的力量存在。」

不敢說會否有日離開

每個年代都會有每個年代的好和差。現代的戰爭,毋須動刀動槍,金錢就是武器。某程度上,香港正處於戰亂當中。「一國兩制」只餘31年壽命,現在容不下的是一間書店,將來容不下的可能是個理念不同的小歌手。「現在已容納不到我喇!心裏有數,情况有機會變得更差,但你問我會不會離開,很難答。我走過,小時候全家移民加拿大再回流香港。我的整個青少年時期都在加拿大,對那裏有感情,但也知道無論走得多遠,我的根和感情始終在香港。香港給了我很多,物質以外,我建立了很多,也找到了成長,不可能因為這裏愈來愈差就一走了之。我不敢說會否有日離開,除非有天已經什麼也不可以做,什麼也做不到,連說一句話也有被捉走的可能。一日未去到這情况,我仍會撐住!」

何韻詩紅館開唱 杜汶澤自願攝影卻踢到鐵板

歌手何韻詩去年公布入紙申請紅館成功後,已經決定在10月8日及9日舉行「『Dear Friend』何韻詩2016演唱會」演唱會門票。早前,阿詩為了演唱會用特別的方法,「集體獨家贊助」獲得超過230個贊助單位支持,大部分的中小型公司,來自不同的行業,不同的地區,阿詩將大家的力量集中起來。而在今日的演唱會記者會上,有過百間贊助商代表現身支持,表示希望到時候用「走馬燈」的方式列出贊助商的名單,笑稱「勁過東華籌款」。而現場也有贊助單位提供的產品,真的是各式各樣都有,花膠、拔罐、拳套和酒杯等等,還有性玩具呢。

除此以外,阿詩也即場發表終於成立「十八種香港」社企基金,「真的是昨天才收到通知的,在計劃開始的時候,我答應了大家,我們真的在社區裡面獲得的,所以我會將贊助金額的部分放入這個基金。現在基金中原本有20多萬,我會自己湊夠30萬的。這些錢會用在大家的社區中,幫助小企業、社區文化,幫助本地創作人等等。」並自言若賣票情況理想會加場。阿詩紅館演唱會門票明天早上10時開售。

紅館演唱會逾百家贊助商 何韻詩:勁過東華籌款

歌手何韻詩去年公布入紙申請紅館成功後,已經決定在10月8日及9日舉行「『Dear Friend』何韻詩2016演唱會」。早前,阿詩為了演唱會用特別的方法,「集體獨家贊助」獲得超過230個贊助單位支持,大部分的中小型公司,來自不同的行業,不同的地區,阿詩將大家的力量集中起來。而在今日的演唱會記者會上,有過百間贊助商代表現身支持,表示希望到時候用「走馬燈」的方式列出贊助商的名單,笑稱「勁過東華籌款」。而現場也有贊助單位提供的產品,真的是各式各樣都有,花膠、拔罐、拳套和酒杯等等,還有性玩具呢。

何韻詩紅館演唱會在今日舉行記者會,今次採用「集體獨家贊助」獲得超過230個贊助單位支持,來自各行各業。(袁曉君攝)

除此以外,阿詩也即場發表終於成立「十八種香港」社企基金,「真的是昨天才收到通知的,在計劃開始的時候,我答應了大家,我們真的在社區裡面獲得的,所以我會將贊助金額的部分放入這個基金。現在基金中原本有20多萬,我會自己湊夠30萬的。這些錢會用在大家的社區中,幫助小企業、社區文化,幫助本地創作人等等。」並自言若賣票情況理想會加場。阿詩紅館演唱會門票明天早上10時開售。

hocc 演唱會

集體贊助何韻詩 是冒險還是明智

何韻詩今年10月在紅館開演唱會,本來藉著和毛記電視多次合作的氣勢,應該不難找到大企業為演唱會冠名贊助,但想不到一次Lancôme事件,令何韻詩成為全球新聞焦點,但同時亦令所有大型商業機構對贊助她的演唱會敬而遠之。

既然此路不通,何韻詩唯有創出一個打破所有行規的贊助方法,就是接受公司或個人,認購以一萬五千港元為一個單位的小額贊助。假設獲得三百個贊助單位,相當於四百五十萬港元贊助費,金額規模和傳統大機構冠名贊助已經相去不遠。

贊助何韻詩是否明智

在商言商,贊助何韻詩演唱會是否明智決定?對跨國大公司而言,的確需要冒上一定的商業風險,輕則損失大陸市場,重則影響國際形像。就如Lancôme事件,只因為香港分公司一份粗疏倉猝的聲明,就釀成一場國際公關災難。

但對於沒有國內生意的本地小企業,這卻是一個近乎零風險,而且極之符合經濟效益的宣傳機會。根據社交行銷專家Jan’s Tech Blog(1) 披露,十多萬fans的KOL(Key Opinion Leader 意見領袖)出post,大概是萬多或兩萬港元一次,而本地傳統傳媒Facebook Page,也大概是這個價錢。

何韻詩的Facebook Page現有45萬fans,和〈毛記電視〉的47萬fans比起來毫不遜色,fans數量甚至超越Milk Magazine、東Touch、metropop等等傳統媒體。如果以這些Page每一個post的收費為一至二萬元來比較,贊助何韻詩演唱會只需一萬五千元,還包括價值五千多元的演唱會門票,就算不計「送飛」所帶來的商業效益,只要何韻詩所講的「用自己方式為你代言」的效益不少於一個何韻詩Facebook post,這次贊助就穩賺不賠。

贊助者對品牌的支持和信任

除了演唱會門票外,這些小型贊助商對何謂「用自己方式為你代言」其實一無所知,可以說得上是「講個信字」。這情況就如電動車廠商Tesla推出其Model 3汽車類似,Model 3在新車發佈會之前就開始接受公眾預訂,而付款預訂的人根本連Model 3的外型和規格都未知道,其決定只是基於對Tesla品牌的支持和信任。

這次集體贊助,是本地小企業對「何韻詩」這個品牌投下的信任票。如果一切順利的話,除了開拓出前無古人的演唱會贊助模式外,更有可能成功改革香港樂壇,拯救步向死亡的廣東流行音樂。當然,執行這種沒有先例可循,比傳統贊助複雜得多的商業模式,一不小心可能又會釀成另一次公關災難。

除了公司贊助外,何韻詩這次破天荒接受個人名義贊助,可說是為演唱會引入了「眾籌」的精神 - 利用信念去召集大量的支持者,以小額金錢支持自己相信是有意義的項目。其實這些個人支持者不需要藉著贊助來做宣傳,其動機只是純粹為了支持何韻詩這個品牌和她所代表的價值觀和信念。

千載難逢的「高性價比」宣傳機會

對於仍然在擔心贊助何韻詩會引至「被大陸封殺」的marketing manager,其實只要留意一下Lancôme母公司L’Oreal的股價表現,雖然在六月中因Lancôme事件曾經急跌了幾個百分點,但到了七月已經回復上升,甚至升破半年來高位,所謂「封殺」,效果只在一時。在互聯網時代,就算有多轟動的新聞也好,都會迅速被另一些更轟動的新聞蓋過。

純粹以商業角度考量,香港似乎從未試過有如此「高性價比」的宣傳機會,讓小企業能夠在大眾市場曝光。據悉風格同樣「本土」的毛記電視所主辦的〈萬千呃like賀台慶〉,贊助費高達數十萬元,也只包括十張門票和數個Facebook post。今次何韻詩演唱會入場門檻不過一萬五千元,同樣有十張門票和社交媒體宣傳,這種機會千載難逢,所以一日之內已有超過一百個單位贊助,相信不出幾天,所有贊助單位便會被全數認購。未能快狠準地決定贊助的商戶,則不知要待何時,才會遇上這種只付出小額贊助便能成為全城焦點的黃金機遇了。

何韻詩LANCÔME演唱會被取消 王宗堯嘆:要為自己人爭氣

王宗堯、趙學而和廖碧兒今午於銅鑼灣為劇集《瑪嘉烈與大衛系列 綠豆》進行錄影。問到王宗堯早前何韻詩與護膚品牌合作音樂會被取消一事,王宗堯就嘆氣說:「自己努力中的人要繼續努力,阿詩已經講完她要表達的事情,又發了聲明,我覺得在這一刻不需要再講詆毀那個品牌的說話,因為大家都知道他們下的決定是會令人屈服。當然我們要為自己人爭氣。」

至於久違拍電視劇的趙學而今次為劇集客串3集,她笑言現時揀工作貴精不貴多。早前首次推出一千張黑膠唱片的她,投資了六位數字在內,她指現時已賣出七成感到開心:「始終黑膠唱片市場不大,但今次每一張碟都有獨特的號碼,收藏價值大。」問到她之後會否再為ViuTV拍攝節目例如真人騷時,她笑言:「我不太有興趣拍真人騷,因為真人騷不一定要演員去玩,我還是比較喜歡演戲。」

何韻詩演唱會

中醫館、釣魚具店齊贊助何韻詩演唱會 「香港需要有人發聲」

  • 藝人何韻詩近日招募本地中小企贊助她十月在紅館開演唱會,聲言要打破以往由大財團「獨家壟斷」贊助的模式,結果反應熱烈,截至周五下午,已有過百個贊助單位。

  • 出錢贊助的中小企包括餐廳、海味雜貨舖、中醫診所,甚至殯儀花店、性商品店。《香港01》記者訪問幾間小店負責人,發現他們部份人的政治立場,並非與何韻詩相同,但就異口同聲一句:「香港需要有人發聲!」

    「本土點解唔得?」

    直認「黃絲」,27歲的Kevin本身是何韻詩歌迷,四年前由英國大學畢業回港,開設汽車鍍膜工場G Guard Hong Kong。Kevin認為,何韻詩被「封殺」與香港被中央干預其實十分相似,因此決定出錢贊助,向港人及大財團證明,並非一定要向內地靠攏或做內地人生意才能賺錢,「喺香港本土(做生意)以前都得,而家點解唔得?」

    他又大讚今次何韻詩「眾籌」的做法十分聰明,既可讓她籌到足夠資金開演唱會,亦「互惠互利」令中小企收宣傳之效。對比上次法國化妝品牌Lancôme疑因內地輿論壓力,而跟何韻詩割蓆一事,結果引來極大反響,他笑言「Lancôme真係好傻好蠢,處理得好差!」

何韻詩打破演唱會壟斷 網絡尋「集體獨家贊助」開騷

一向敢言的何韻詩(阿詩)終於公開演唱會消息,並在網絡刊出題為《免於「封殺」的恐懼,從打破演唱會壟斷模式開始》的文章,指演唱會中有着「黑海定律」,即贊助商早已拿下了演唱會大多門票,公眾發售甚至只有2成。

阿詩又稱︰「音樂是創作,需要自由思維。當說每句話都有所顧忌,連個性都埋沒了,最終做出來的,還是最真誠的創作嗎?」又話自己唔信邪,既然沒有大財團敢碰她,就用自己方式網上尋求贊助。

阿詩在10月的紅館演唱會,將「獨家贊助」分拆上市,變成數十個不同的「獨家贊助」,讓本地中小企甚至有心人,可以一嘗獨家贊助的滋味。更指贊助除了有門票和宣傳品上的冠名鳴謝外,仲有阿詩做代言認證,而最終贊助金額的10%更會撥到社稷基金,用於推廣及協助社區小店文化上。

咁有心為打破壟斷,難怪何爸爸都留言指:「身為您的老竇,您是我的驕傲!」